樱花小说网 > > 聊斋:书生当拔剑 > 第七十八章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第七十八章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不久后,方平带着陈捕头一起离开了秀娘家,沿着山道向着玉山乡方向而行。

玉山乡比较偏远,距离十里桥还有好几十里地,一路上皆是崇山峻岭,山道弯曲。

眼见着天色也不早了,陈捕头有些为难道:“大人,玉山乡有点远,为了大人的安全,不如咱们先回县衙,回头多带几个人一起过去。”

方平摆了摆手:“不必,这一来一去的又得耽搁不少时间。”

“可是大人,这山高路远的,万一遇上猛兽、盗匪,甚至……那些东西,卑职一个人怕是很难照应大人。”

方平笑了笑:“有什么好怕的?本官乃是读书人,又是朝廷命官,岂会惧怕这些个魑魅魍魉?”

这么一说,陈捕头不好吭声了,只能握紧手中的刀柄加倍小心。

天快要黑时,陈捕头见到前方有星星点点的亮光,于是抬手一指道:“大人,那里应该有个村庄,咱们去借宿一晚吧?”

方平点了点头:“嗯,也好,正好也打听一下消息。”

于是,二人一起快步而行,走了大约盏茶工夫来到了一个小小的村庄。

村庄位于一个小山坳中,看样子只有二十来户人家。

进村后,陈捕头走到一个村民身边问:“这位老哥,我们是出来收山货的客商,错过了宿头,不知能否找个地方借宿?”

村民皱了皱眉,下意识打量了一下陈捕头腰间的刀。

“哦,这是用来防身的,你放心,我们不是坏人。”

汉子嘀咕了一句:“谁知道呢。”

说完,转身走向屋内。

“咦,我说你这人……”陈捕头不满地说了一句,随之又走向另一个村民。

哪知,那个村民抬脚就往家里走,还将门给关上了。

“呵呵,看来这个村子的村民不太欢迎外来的客人啊。”方平不由自嘲地笑了笑。

这时候,一个年约四十来岁的妇人走了出来,说道:“不是我们不收留客人,本来村里也穷,没有多的房间借给客人。

你们要是实在没地方,再往前走二三里,西面山沟里有个大院子。”

“大院子?”

“是的,不过那院子已经废弃几十年了,不太干净……”

陈捕头当然知道不太干净指的是什么,忙着摆了摆手:“那算了,实在没地方我们就在村边凑便一晚。”

结果,方平却笑了笑道:“我倒是想去见识一下。”

陈捕头吃了一惊:“啊?”

“对子这位大嫂,我想再问问,最近几个月有没有外面的人到过你们村子?比如收药材什么的。”

妇人摇了摇头:“没有。”

“多谢大嫂!”

方平拱了拱手,随之冲着陈捕头道:“走吧。”

“大……咳,掌柜,我们真的要去那废弃的宅子?”

“对,总不能露宿荒野吧?”

“好吧……”陈捕头无奈地点了点头。

就在二人转身欲走时,妇人突然唤了一声:“等等……”

“怎么了大嫂?”

“算了,那宅子你们最好不要去,我们这一带的村民根本不敢有人靠近。

你们要是不嫌弃,去我家柴屋将就一晚,好歹能避避寒湿。”

陈捕头心里一喜,正要应承,哪知方平却笑道:“多谢大嫂好心,没事的,我们常年在外行走,多少也有一些防身的本领。”

“唉,随你们吧。”

妇人叹息了一声。

离开村子后,陈捕头苦着脸道:“大人,你是真不怕啊?那些玩意儿很邪的……”

“怕什么?你是堂堂捕头,本官乃是堂堂县令,邪不胜正。”

“这……”

陈捕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简直就是个书呆子。

“陈捕头,我知道你心里有诸多疑惑,其实,本官坚持要去那处宅院,可不是为了显胆量,而是为了破案。”

“破案?难不成大人有了新的想法?”

“不错!之前秀娘提到玉山乡,给了本官一个模糊的线索。

回想那些失踪者,其最后出现的地点大多都在县城以南,十里桥,玉山乡都是在这个范围之内……”

听到这里,陈捕头精神一振:“这么说,大人现在是想缩小范围,再圈定一个点?”

“不错!”方平微笑着点了点头:“这处废宅正好在这个范围之内,又透着一股子诡异,所以,本官得去查个究竟。”

“大人英明……只是……大人,既然大人也说了这是一个诡异的地方,不如回去多派点人来。”

方平慢腾腾道:“你要不敢去,那本官自己去。”

一听此话,陈捕头赶紧摆手:“不不不,卑职身为捕头,自然要誓死保护大人的周全。”

“嗯,如此甚好,走吧。”

前行了二三里,二人在一处山沟沟里找到了那处废弃的宅院。

看这院子的规模还挺大,占地差不多有十余亩,当初也不知是谁在这偏僻的地方建了这么一幢大院子。

院门半开半掩,透出一股子神秘。

“大人,看这样子怕是荒废了上百年吧?”

“管它多少年,既来之,则安之,走吧,进去。”

“吱呀……”

这门也不知有多久没有打开了,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声响,门坊上也掉下了不少尘土与草屑。

迎面是一块照壁,上面爬满了杂藤。

绕过照壁,院中更是杂草丛生,有的荒草已经长得比人还高。

这时,陈捕头忍不住拔出刀来,一边警惕着四周一边冲着方平小声道:“大人,小心一点。”

“嗯”

方平点了点头。

穿过前院,二人一起来到了后院,并进入了一间厅堂。

一进去便有一股寒意袭来,陈捕头不由打了个寒颤。

“大人,这……这里……怎么会有几具棺材?”

要说陈捕头平日里见过的死尸多了去,开棺验尸这样的活也做过,所以胆子还是很大的。

但是现在身处荒野,再加上此地颇为诡异,胆子也变得有点小了。

“无妨!”

方平借着烛光打量了一眼四周,然后道:“咱们今晚就在这间屋子休息。”

“呃……好吧。”

陈捕头应了一声,将蜡烛放到一张布满蛛网的桌上,然后打开包裹取出一张毯子铺到地上。

“大人,你休息吧,卑职守夜。”

“嗯。”

方平应了一声,取下腰间一柄短剑放在身边,随之和衣躺下。

陈捕头则坐到一边,手里握着刀,微闭着眼睛养神。

过了一会,也不知打哪里吹来一缕风,将蜡烛给吹灭了。

陈捕头心里一惊,急急起身看了看四周,没发现什么异样这才摸出火折子重新将蜡烛点亮。

“吱……”

突然,屋子里发现一声轻响。

陈捕头猛地转头,发现其中一具棺材的盖子竟然缓缓滑开。

“大人,大人醒醒……”

陈捕头一头冷汗,憋着嗓子唤了两声。

结果,方平却像睡死了一般,还发出了轻轻的鼾声。

这时候,棺材里居然又坐起一个人来,一双猩红的眼睛直直地瞟向陈捕头。

陈捕头更是吓得双眼圆瞪……因为,这坐起来的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只长着鼠头的怪物。

“大人,快醒醒,大人……”

陈捕头顾不上了,大声唤了几声。

“吱!”

这时,那只长着鼠头人身的怪物尖叫了一声,向着陈捕头恶狠狠扑了过来。

“大胆妖孽!”

陈捕头虽然惊吓,但也不至于吓得掉头就逃,怒喝一声,挥舞着刀劈了过去。

哪知,那怪物十分灵活,轻轻避开,又从背后扑了过来。

好在陈捕头身手不弱,当下里一个侧腾,再反手一刀劈过去。

“吱……”

“轰……”

哪知,另外几具棺材也有了动静,又一次窜出几只怪物一起围攻陈捕头。

“大人,不好了,快跑!”

陈捕头拼尽全力挥舞着刀,同时大声喊着。

就在这时,屋子里突然回荡起一阵清朗的声音:“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声音一起,那几只怪物仿佛烟雾一般慢慢散去。

同时,陈捕头感觉眼前一花,脑子一阵晕沉,晃了晃头,再看……不由目瞪口呆。

屋子里根本就没有棺材,映入眼帘的是东倒西歪的旧家具,蜘蛛网……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之前是在做梦?”

陈捕头呆呆地看了看手中的刀。

“不是做梦,是你中了招,产生了幻觉。”

“幻觉?大人,这么说,打一开始进这间屋,卑职看到的就是假象?根本没有棺材?”

方平点了点头:“也有可能你一进院看到的就已经是假象了。”

“这地方简直太邪门了……大人,那……那你之前看到棺材没有?”

方平笑着摇了摇头:“本官有浩气护身,区区阴邪之物还奈何不了本官。”

这,正是周羽的功劳。

儒家的浩气曾经辉煌过,不少书生仗剑走天涯,凭着一口浩气令得寻常妖魔鬼怪根本不敢近身。

只可惜到了后来,不少读书人只知读死书,一味的追求功名与仕途,浩气成了一句空话。

而在文道书院,所有的学生除了读书之外,必须掌握君子六艺,充分领悟“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核心理念。

方平属于书院里比较优秀的一批学生,远不是一般的读书人能比的。

所以,他有底气来这处废弃的院子。

听到方平所说,陈捕头下意识看了看四周,颤声问道:“大人的意思是说,这宅子里……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

“嗯,不过你不用怕,本官自有法子对付。”

一听此话,陈捕头不由感慨道:“想不到大人竟然是个高人,卑职由衷佩服。”

方平笑了笑:“陈捕头,以你的身手来说,其实一般的鬼怪也奈何不了你。

只不过,很多人内心里有着天生的恐惧,气势上先弱了一大半。”

“是是是,大人教训的是,卑职铭记于心。”

“嗤嗤嗤……”

这时,二人的耳边突然传来几声女子的娇笑。

“谁?”

陈捕头急急循声望去。

一掉头,竟发现四周景象大变。

明明是灯光昏暗,破败不堪的破屋子,竟然转瞬间就变得灯火通明,富丽堂皇,还充斥着一股子醉人的幽香。

几个打扮的无比娇艳的女子,身着半隐半透的薄纱,一边翩翩起舞,一边冲着陈捕头勾着葱白的手指头。

“咕噜……”

陈捕头脑子一片迷糊,竟然忘了身处何处,忘了要办何事,眼神直直地瞟向其中一个女子。

那女子,竟然是秀娘。

此时的秀娘,看起来比之前更显妩媚,一身薄纱更显得她身段玲珑,肤若凝脂,冰肌玉骨……

眼见着陈捕头瞟向自己,秀娘嫣然一笑,迈着赤脚缓步走上前来,冲着陈捕头吹了一口热息,同时还抬起手指轻轻掠过陈捕头的脸庞。

妖精啊!

受不鸟了。

陈捕头狂吞口水,大手一抱……

“陈捕头,你醒醒!”

一声怒喝在耳边炸响,陈捕头晃了晃头,发现自己抱着的竟然是县令大人。

陈捕头赶紧松手,一脸涨红:“这……这……”

“你又中招了!”方平没好气地喝了一声,随之又道:“看来这妖孽就在藏在附近,看你能躲到几时。”

说话间,方平手执短剑,一边踱步一边大声吟起了李太白的《侠客行》。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HD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吱吱……”

终于,对方藏不住了,发出了一阵吱吱的声音。

“天啊,好大的蜘蛛!”

这时候,陈捕头不由失声惊呼起来。

他的视线内出现了四只蜘蛛,一大三小。

大的那只竟然还长着一颗女人相貌的头,身体也与常人大小差不多。

三只小的也差不多有七八岁的小孩身体大小,只不过依然还是蜘蛛的样子,没有长出人头。

“陈捕头,还愣着做什么?上!”

方平大喝一声,拔剑冲了上去。

“大人小心!”

这时候,陈捕头反倒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挥刀冲上前去。

人的心理往往就是这样,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正如一些鬼怪作乱,连样子都没有看到,一样胆小者就被活活吓死。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方平一边挥剑一边高声吟着正气歌。

如此一来,更令得那四只蜘蛛精乱了阵脚,节节败退。

陈捕头也从未有过的英勇,刀势大开大阖,很快便击杀了一只小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