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大荒扶妻人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国债券发布,炸懵五国使臣(第二更)

第二百四十五章 国债券发布,炸懵五国使臣(第二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得到凰禾警报以后,赵昊就飞快赶到后院。

刚进屋,他就捏起了锭子。

“妈的,人呢!”

“早走了!”

凰禾盘膝坐在床榻之上,撇了撇嘴:“那和尚就算再嚣张,也不敢在镇国府里抢东西啊!不过他把神识锁在你的住处扫了好几次,也是相当目中无人了!”

赵昊啐了一口:“麻辣个靶子旳,我就知道这些个东西不规矩,你就这么把他放走了啊!”

凰禾笑了笑:“倒是没有,神识跟他硬撼了一波,他应该也受了不轻的伤,没个四五天应该恢复不了了!”

赵昊皱了皱眉:“凰禾姐,这个秃驴实力怎么样?”

凰禾忖了忖:“真实实力应该跟沈鎏差不多,宗师之中应该能排行前列,若以死相博,应该能在我手下撑一炷香。”

“牛逼!”

赵昊不由伸出大拇指,凰禾姐还是顶的。

在万妖殿的时候就听黑脸汉说,凰禾以一己之力能对抗赤练真君和虎王,宗师境界当中,她应该是真真的天花板了。

“对了凰禾姐,你来这里多久了?”

“半个月了吧!”

凰禾伸了个懒腰:“养好伤以后我就直接来了,近些日子有不少宵小想要打探镇国府的情况,不过都被我吓走了,这和尚倒是个异类。”

赵昊眉头锁了起来,这个消息他回来的时候就听说了,不过姜芷羽也早有安排,自从赵家爷仨儿离京,她就把凌无昼安排到了旁边住。

只不过只论个人战力的话,凌无昼在宗师之中只能排名中游,神识方面会被很多人压制,如果不是凰禾在这里,保不准那个秃驴会做出什么事情。

这个逼,不是善茬。

“能弄死么?”

“能!”

凰禾笑了笑:“如果你铁了心要杀他,我还是有办法的,不过此人在小西天地位颇高,虽然佛门不能直接对你造成影响,不过他们在楚国外门势力颇多。”

赵昊撇了撇嘴:“那还是算了,荒国腾飞之际,没有必要惹上这群苟吉巴货。”

倒不是他怂,楚国那帮和尚如果真敢过来。

来一个,他就敢杀一个。

但如果派些外门弟子暗杀人才,或者毁坏田地,那是真特娘的防不住。

距离三年之期还有两年半,没必要因为这些吊人浪费精力。

“对了凰禾姐!”

赵昊决定还是问一问:“我在万妖国的时候听鹿芊芊说,洛水她只有凤体没有凤血,你能不能给我讲讲怎么回事?”

他当时听鹿芊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相当好奇,不知道洛水究竟是个什么情况。那么小就送到了镇国府,说没有隐情是不可能的。

凰禾面色一僵:“啊这……你要不还是别打听了,现在真不太适合跟你说。”

赵昊咂咂嘴:“那啥时候跟我讲!”

凰禾沉思良久:“等我想好怎么编以后,会告诉你的!”

赵昊:“……”

凰禾笑哈哈地掀起被窝,冲他招了招手:“天都快黑了,没啥事就先睡觉吧,我在谷里养伤的时候抱得都是师姐妹,她们一个个都柴儿吧唧的,还是抱着你舒服。”

赵昊不由多瞅了她一眼。

感觉可能是她把谷里长身材的都给吃了,所以师姐妹才都会比较柴。

不过家里有一个凰禾,他的确是安心多了。

不管宗门还是妖族,想要进荒国还不受国运排斥,至少也要神通境以下,而且大多数只有在替各国朝廷办事,被皇帝批准的时候才能短暂豁免国运排斥。

毕竟没有朝廷是不妨宗门的。

即便是楚国这种差点被佛门鸠占鹊巢的国家也是如此。

所以像凰禾这种永久豁免的vip少之又少,有她坐镇,至少后院不会有任何问题。

对于这种大腿……

你想睡就陪你睡咯!

赵昊乖乖地躺了过去充当抱枕,体验到了久违的窒息感。

他这是为了荒国。

绝对不是为了自己。

对!

就是这样。

……

翌日清晨。

天还没亮,赵昊就早早地起床了。

稍微洗漱了一下,就兴冲冲地跑到了皇宫。

作为臣子,伺候伺候皇上不过分吧!

于是很快就日上三竿。

两人这才乘着龙辇来到了东市门口。

东市乃是京都最热闹的地方,除了一些只适合私下谈的大宗生意,其他大大小小的交易,有八成都是在这里完成的。

今天,东市比起往日都热闹了几分。

因为就在今天早上,礼部的人早早到了这里搭起了高高的台子,看起来分外庄重,户部的官员也赶来了不少,还带来了一个超大号的红色箱子。

看起来就跟万民祠的功德箱差不多。

一瞅就知道是来募捐的,顿时就汇聚了不少人。

人一多,就比较容易讨论。

“这又是哪里发生天灾了?记得上次募捐都前年了吧?”

“快拉倒吧!自从赵昊把九州鼎扛回来,咱们荒国都风调雨顺的,怎么可能有天灾?”

“还叫赵昊?你不要命了!现在得叫陛下,皇夫陛下!”

“你们关不关注时事啊?现在各地都在建官窑建官坊,朝廷拨了一大笔巨款,连各地衙门也垫了不少,估计快没钱了吧?”

“这……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只靠募捐恐怕不行吧?”

“说好要带百姓一起赚钱的,结果钱还没赚到,先让捐钱是怎么回事?”

“嘿?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大体,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你怎么阴阳怪气的?”

“这还不简单么?你看他领子上绣的徽记,是晋国梁家商号的伙计,估计狗粮给够了,过来黑咱们荒国朝廷的!”

“我说呢,原来是给别国跪下的狗!”

“你特娘的!反正我不捐,你们谁爱捐谁捐!”

“哟……狗夹着尾巴逃跑了!”

“不过说真的,这次募捐还是量力而行吧,毕竟窟窿实在太大了,根本不是一次两次募捐能搞定的,别国家还没兴盛起来,自己家倒是先垮了。”

“言之有理,不过我最近手头比较宽裕,等会捐三四个大钱!”

“话说以前国家缺钱的时候,不是会开赌局么?”

“是啊!这么优秀的传统怎么丢了啊?”

一时间,东市门口热闹非凡。

口口相传之下,京都中不少想捐钱的百姓都赶了过来。

对于这次朝廷的大动作,不少人都是十分支持的,别管捐多还是捐少,都是一份心意。

对街的茶馆二楼,雅间之中几双眼睛看到下面的盛况,不由有些感慨。

这些人不是别谁,正是昨晚去赵昊家开会的几个人。

芈岚不由感慨:“不得不说,荒国朝廷的确深得民心,若此番募捐发生在楚国,定然不会有这么多百姓响应。”

言语之中,不乏敬佩之意。

虽然以前他们就知道荒国皇室向来对百姓很好,但其实并没有很深刻的概念。

因为什么?

因为荒国穷啊!

这么穷的国家,就算你对百姓再好,百姓过得好么?

就像是一个穷小子,对喜欢的姑娘再好,姑娘都不一定看得上你!

但看今天的样子。

若是穷小子对姑娘掏心掏肺,说不定真能打动她的心。

至少眼前的盛况,能让众人看出,荒国的百姓是真的爱自己的国家。

贺英感慨之余也松了一口气:“原来赵昊的应对策略,只是让百姓募捐,虽然能够募集一些钱财,不过也就如此了!”

其他人纷纷点头。

“既然这样,那些兴国之术我们便不要了,为一些蝇头小利,平白让荒国宣扬自己的威严着实没有什么必要。”

“是极!荒国这么乱搞,已经是把整个国库掏空了,三年之期一到,必将腾不出军费,到时候把他们平推即可。”

“对!到时候什么兴国之术,全都抢过来,也省得他们在我们的地盘白当好人。”

众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真要算起来,中原五国家底都比荒国丰厚很多。

即便是三线作战多年的魏国,硬掏国库的话拿出的钱也比荒国多很多。

这么广开官窑和官坊,中原五国任一个来了都有些顶不住,最多财力雄厚的楚国能够冒险一试。

不是说他们的钱不够,而是但凡是个国家都要有各种稳定的出财口,能腾出的现金流真的不多。

这么大的窟窿指望百姓来堵?

真有你的赵昊!

一时间,不少人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

原本轻微的焦虑感,也变成了看戏的心态。

太阳缓缓爬升,俨然已经接近正午。

午时刚到,就有几十辆马车陆陆续续从京都各地汇聚而来,下车的人都是身穿官服,来的时候都亲自提着大大小小的箱子。

楼上的人纷纷侧目。

“难怪!原来赵昊不是让百姓捐,而是将目光放到百官身上了。”

“这样的话的确能捐不少钱。”

“不过我听说荒国的文官很清廉啊,姜峥在位的时候没少管他们,敢明目张胆贪的一个都没有。”

“看吧!”

“哎?怎么商人打扮的也开始凑热闹了?”

楼下越来越热闹。

以丞相为首的文官都已经到了,他们一个个面色凝重,不少人都觉得这是赵昊给他们的政治考验。

因为女帝上位之后,飞鱼卫虽然做了一些整改,但最多也就是把那些吃相特别难看的官员整治了一番,那些大多都是替姜峥做脏活的,拔除掉也是理所应当。

对于正经的朝臣,他是一个都没动。

但政治斗争哪有不流血的?

也幸好现在国家缺钱,赶紧趁这个机会表表忠心,凡是能动用的钱全都拿出来了,若不是时间太过紧急,他们甚至会变卖家里的东西。

若是把房产都给卖了,说不定能凑出好几倍的价钱。

人群里面也掺杂着不少轮休在家的武将。

只不过他们一个个呲着牙笑得很开心,就连冯大钧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心事,搞得那些文官都莫名其妙。

大哥!

上次太和殿前,首号战犯就是你啊!

然后,冯大钧打开了满箱的黄金。

众文臣皆是沉默。

行吧!

那没事了!

荒国连年征战,又有军情处时时刻刻盯着查空饷,荒国的将军想拿灰色收入难于登天,想要挣家底,就只有一条路。

那就是打战功,等朝廷赏赐。

这么多金子,估计冯家几代的战功都掏得差不多了。

这一家,真服软了。

当然如果你想在赌场上搏一搏也没人拦你,但只要是涉及赌战役输赢的赌局,你只能压自己赢。

像孟家和周家这种在赌场上吃的脑满肠肥的,一个都没有。

当然,现在这两家也就孟家算半个将门,只剩一个女子在战场上。

周家……只剩一个说捧哏的周九奉了。

“哎!孟老爷子和周老爷子来了!”

不知道谁提了一句,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南边看去。

只见孟青山和周立诚两个老人,一个缺胳膊一个少腿,就这么相互搀扶着走过来了。

后面跟着两个蔫儿吧唧的年轻人,一人推着一个小推车,小推车上放着一个相当夸张的箱子。

瞅俩人的神态和动作,里面装的黄金应该不少。

俩年轻人不是别谁,正是心悦茶楼的两个当家,孟龙堂和周九奉。

冯大钧当即就迎了上来:“两位老爷子,你们怎么也来了啊?”

孟青山今天精神头相当不错:“本来也没想来的,结果查了查孙子的小金库,吓了一大跳,心想我孙子半年多就赚了两万金,不拿出来显摆显摆我浑身难受。”

众人:“啊这……”

心悦茶楼可真赚钱啊!

只有孟龙堂神色发苦,他的确赚了小一万金,还有不到一万金是去年靠传授成功学赚的,剩下的全是老爷子自己的养老钱。

老头也是看孙子能靠自己活下去了,恨不得把整个家底都捐出去。

同样脸色发苦的,还有周九奉。

辛苦攒钱小半年,一夜回到创业前。

这谁顶得住。

他转头一看,小声提醒道:“老孟,你瞅!”

孟龙堂转头一看,发现有不少商人也来了,里面还有不少穿着五国商号的衣服,不由轻蔑一笑:“切!这些狗东西来混脸熟的,不过就这么一点钱,也不嫌寒碜!”

一时间,兄弟俩腰杆都挺直了。

两个大箱子,四万多金。

也不知道其他商人有没有脸掏出自己的荷包。

这一幕幕场景,让茶馆二楼的人看得有些懵。

“荒国这些文臣武将都不吃饭的么?家底都捐出来了?”

“我懂了!赵昊不整顿朝堂,等的就是今天狠狠割他们一波。”

“不过荒国的百官,好像都有点穷,还是说他们心中不慌?”

“最多也就解解一时之渴,今天他们最多也就捐三十万金左右,杯水车薪。”

“的确!仅靠几家富人,根本撑不起一个国家。”

“快看!龙辇来了!”

众人循声望去,一辆豪华的马车赶来,最骚包的是中间那匹马是镇国府的火麟马。

围观的百姓官员纷纷散开,让马车畅通无阻地通往高台之下。

车帘掀开,一身白衣的赵昊先行跳下,笑眯眯地将身穿龙袍的姜芷羽扶下。

阳光下,两人的衣服亮得晃眼。

这便是如今荒国权力顶尖的两个人,看起来年轻得可怕。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姓和百官纷纷拜下,热闹的东市顿时庄严了许多。

姜芷羽淡淡一笑:“平身!”

“谢陛下!”

众人目送两人并肩走上高台,注意力也很快落在了的募捐箱上。

茶馆二楼,芈岚啧啧感叹:“去年见他们的时候,他们还是等着成亲的小情侣,没想到一转眼身份已经天差地别,真是一对璧人啊!”

听到这话,侯桃桃不由多朝下看了一眼。

看到姜芷羽明艳而不失庄严的脸庞时,不由短暂地失了神,心中不由冒出一个想法:难怪赵昊满嘴放炮的时候,也只是说纳我为妾,家里有这么一位女子,纳妾都是大逆不道好么?

呸!关莪什么事!

大白天逛个街都穿得这么骚包,真是一对逼人!

而此时,赵昊站到了募捐箱旁边,朝下瞅了一眼,不由笑着问道:“大家是准备逃荒么?怎么把家产都给带上了?”

众人不由对视了一眼,不由露出尴尬的笑意。

把家产全都带过来的,除了孟周两家,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心虚。

荀越向前走了一步:“臣等为国分忧,即便把家产全都捐出去又如何?”

其他人纷纷附和。

“为国分忧!”

“为国分忧!”

“为国分忧!”

姜芷羽扫视了众人一眼,不由微微一笑:“众爱卿有这般心意,朕心甚慰,不过这些都是你们为国劳心劳力积攒下来的俸禄,朕若是拿了,与抢何异?

今日抢一次,下次便还能抢一次,如此以来,朕岂不是一个穿着龙袍的强盗?

此番君臣百姓东市相会,为的可不是募捐!”

不是募捐?

众人皆是愣了一下。

不是募捐,那又是为了什么?

茶馆二楼的人也有些懵,不知道这夫妻两人在搞什么鬼名堂。

荀越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可此番财政缺口甚大,臣此次并非为陛下而捐,而是为荒国社稷万民安康而捐!”

赵昊不由咧了咧嘴,这老嘴儿可真甜啊!

姜芷羽笑了笑:“朕说不用捐,便不用捐!”

荀越见他不像是作假,不由问道:“那这钱……”

“这钱。”

姜芷羽淡淡一笑:“这钱!朕代表朝廷向大家借!”

借?

众人都有些疑惑。

为办急事朝廷加征税他们听说过,但问百姓借钱却几乎没听过。

姜芷羽从怀里掏出一张布条,只见里面有隐隐约约的纹路在闪动:“这个东西叫做国债券,面值是一金,只要手持一张这个债券,就相当于朝廷欠你一金。

从七月起正式计时,两年之后的七月,朝廷会回收债券,利息一成五。

此次朝廷共会发行四百万金的国债券,凡是荒国百姓皆可购买。

当然,驻扎在荒国三年以上的他国商号也可以购买。

等到官坊官窑建成以后会出现极多的岗位,手持国债券超过一金的家庭,可以无条件举荐一位成年男子或女子进官坊官窑上工。”

此话一出,整个东市都炸了。

包括茶馆二楼也不例外,所有人都被夫妻俩的操作给整蒙了。

国债券?

朝百姓借钱?

这是什么神奇的操作?

两年一成五的利息,四百万金利息就是六十万金……

你们疯了还是我们疯了?

但他们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如果真被他们这么建成了,这些可都是官坊官窑,多赚的钱肯定不止六十万。

唯一的问题,就是百姓愿不愿意借给他们。

虽说荒国朝廷颇得民心,但也不是每个人都相信朝廷的偿还能力。

何况毕竟除了利息以外还有巨额的本金。

这……

大街上明显比楼上更加热闹。

所有人都炸开了锅,尤其是户部尚书郭谭更是激动地浑身发抖。

歪日!

国债券,这么天才的想法也能想得到?

他心中既是兴奋,又是担忧。

兴奋的是他目前的认知,两年之内这些利息绝对能还得上,而且这些钱都是官坊官窑赚大头,本金想必也能还得上。

即便连本带息都还上,有可能把那时的国库也掏得差不多,看起来有点难应付三年之期满后的战争。

但第一轮债券都全部生效了,民间对国债的热情肯定会提高一大截,完全能够发放新一批国债券,应对战争肯定没问题,到那时利息就可以不用这么夸张了,而且时限还能拉得更长一点。

但问题也有点大,就是百姓信不信朝廷。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存款,总不能为了这点利息饿着啊!

他下意识朝后看了一眼,人山人海,只能看到最前面的一层。

但他惊讶地看到了一个灰衣小伙无比兴奋。

灰衣小伙看到他奇怪的眼神,也是有些莫名其妙。

他是附近县城赶过来卖谷子的,老早就听说荒国酒庄里面做工贼赚钱,一季度的工钱就能抵他一年的收入。

等到官窑官坊建起来了,那还能少?

就算买债券用了不少积蓄,到时存款花完了,用债券跟别人换钱行不行?

何况都去官坊官窑上工了,怎么可能缺钱?

他第一个举起了手:“我买!我买!我这就找家里凑钱!”

众人这才如梦方醒。

脑袋活泛点的文官已经察觉,这不仅代表着跟国家共进退,还能跟着国家赚一笔钱啊!

荀越当即就抱起自己的箱子:“老臣……”

赵昊笑着挥手打断:“荀相莫急,你们荀家家大业大,这要是抢国债券,百姓哪里抢得过你?第一批国债券只有四百万,所以得加一点限制,文官与各国商户一次性购买不得超过五千金,武将一次性购买不得超过三千金。

至于偿还能力大家不用担心,我赵昊比大家都会赚钱。

如今赵家的香水工坊很多城都有,荒国酒庄也是,万一国库遭到洗劫真还不上钱,大家也能去那里零金购来抵债。

至于国债券还没有批量制造出来,大家想买的也能先交钱,由户部的官员替你们记录在册,七月一到就能在各地衙门领取。”

听到这话,众人不由会心一笑。

在官差的协调下,很快就排起了队。

茶馆二楼众人:“……”

他们朝下看去,隐隐约约看到赵昊冲他们呲牙一笑,并且做出了割喉的手势。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