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大荒扶妻人 > 第二百四十七章 魏国道门联手,荒国灭国威胁

第二百四十七章 魏国道门联手,荒国灭国威胁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对于五国想要扼住荒国的咽喉,赵昊一点也不奇怪。

但法溪现在到来,着实让他有些没想到。

他眯了眯眼睛,将传国玉玺和山河印都交给了姜芷羽,低声道:“这个和尚神识相当敏锐,莫要给他留一丝破绽。”

这个破绽,自然是姜芷羽的狐族血脉。

其实这件事情并非是绝密,当年把异族全部赶走时妖族出手其实有不少人目睹,一些手段极高的人,若有心查看,是能够发现一些端倪的。

这法溪不是什么好秃驴,若是被他发现明显的破绽,谁都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

所以最好还是将两个国运重器全都放在姜芷羽身上。

即便他感觉不对劲,作为宗门之人也不敢细查。

他只要敢在荒国境内乱话,赵昊就敢弄死他……

“让他进来吧!”

“是!”

片刻之后,法溪步履稳健地走了过来。

双手合十,微微欠身:“贫僧法溪,见过荒国皇帝陛下,皇夫陛下!”

赵昊笑了笑:“法溪大师未免太心急了,我若大师想房中术可以晚上去镇国府,到时我让老杨带你,怎么天还没暗呢就跑到皇宫了?”

法溪早就知道赵昊会膈应他一手,便也不生气,微笑道:“贫僧修的并非欢喜禅,陛下笑了!”

“哦……”

赵昊看起来颇为扫兴:“那法溪大师此番前来,所为何事啊?”

法溪神色淡然:“方才两位陛下发布国债券,手段让五国之人惊为天人,对两位陛下敬佩之余又忍不住生出了对荒国的忌惮,便私下商量封锁各国与荒国的贸易。此番行为,与我佛教普度众生之意背道而驰,故贫僧特来告知。”

瞅他一脸坦然的模样,赵昊不由来了兴趣:“哦?五国使臣私下与大师商议欲对我荒国不利,为何大师要出卖他们?”

法溪笑着摇头:“贫僧乃是一介僧人,虽身在俗世,却并非五国之人,哪里谈得上出卖?”

赵昊反问:“大师既非俗世之人,又为何奔走于俗世?”

法溪深吸一口气,虔诚道:“奔走于俗世,便是为了宣扬佛理,渡众生之苦厄。”

赵昊兴趣越来越高:“若前有一无辜之人,杀了他便能渡众生之苦厄,大师会不会杀他?”

法溪笑道:“若此人是贫僧,贫僧甘愿为众生……”

赵昊直接打断:“大师偷换概念,我问的是你,的就不可能是别人。现在我详详细细地问,也请大师详详细细地回答。”

法溪本能地感觉到这个问题有些棘手:“这……”

赵昊瞥了他一眼:“那我换个问题吧!”

电车难题,本来就是一个扯皮的问题,硬辩赵昊肯定能为难为难他。

但这种问难也不会对法溪造成实质性的损害。

没啥意思。

法溪暗松了一口气:“陛下请问。”

赵昊晃着二郎腿:“假如我有一株菩提树,我是假如啊!”

法溪:“……”

姜芷羽:“……”

赵昊眯着眼:“假如我有一株菩提树,你把它偷出来就能普渡众生,大师偷还是不偷?”

法溪脸色一僵,没想到赵昊这么小心眼,稍加思索便道:“偷窃乃佛门大忌,贫僧自当不会为之。然菩提树乃我佛门之物……”

赵昊不由眉毛一跳。

好家伙!

这法溪可真勇啊!

他正准备开口。

却不料法溪接着道:“不过陛下勤政爱民,虽不是佛门中人,行的却是我佛门之事,菩提树养在陛下身侧,恰如其分。”

赵昊切了一声。

没想到这个和尚还挺识时务。

不过也是,这些光头满脑子想的都是传教,不圆滑一点,也不可能在中原五国渗透得这么深。

也就有求于人的时候圆滑,一旦他们得了势不一定会多么凶残。

不过他还是对这些和尚的德性相当不爽,便开口问道:“别行没行佛门之事,这菩提树乃是老友所赠菩提子,由我精心培育而成。大师空口白牙,一番话下来倒像是你们佛门寄养在我这里的一样。

我也不欺负你,你菩提树乃是你佛门之物,拿证据出来看看,我倒是想看看这天下有多少东西是你们佛门的!”

法溪淡淡一笑,直接从怀里摸出一册书:“此书乃……”

赵昊直接打断:“纸张乃是大汉神朝的产物,距今不过几千年,且不年岁远远小于菩提树,记载根本不足以证明所有权。

你们佛门典籍我也阅读过一二,佛祖在菩提树下开悟,天下所有的菩提树便都是佛门的。

若他开悟的地方是杨树之下,那是否天下所有的杨树,不管是谁种下的,便也都是你们佛门之物?

若他开悟的地方是普通的农田,那是否天下所有的农田,不管是谁耕耘,便也都是你们佛门之物?

你们佛门这么多人,每个人都开悟一次,是不是全世界都是你们的了?”

法溪:“……”

他忽然想起了离开小西天时门中长辈的嘱咐,外面凶恶之人太多,万万要小心。

小西天里面,大家坐而论道,辩论的都是佛理。

在楚国时,所有人都对他恭恭敬敬。

去魏国时,大家都给小西天一个面子。

就算要辩,也是正儿八经地辩。

但这赵昊,却宛如铁杠成精,上来几闷棍,打得人心中好生窝火。

没意思!

真的没意思!

但就算没意思,小僧也要奉陪到底。

法溪脸色微微有些僵硬,却还是微笑开辩:“陛下此言差矣,菩……”

“好了!你莫要再了!”

赵昊直接挥手打断:“我天生内向,不善辩论,刚才不过是开几句嘴炮爽一爽,大师不用跟我辩,反正我也辩不赢。你辛苦大老远地跑过来,肯定是为了商量正事的,所以还是别把时间浪费到这种没意义的事情上了!”

呼……

舒服了!

法溪:“???”

他胸闷得眼前有些发黑。

既然你不打算跟我辩,为何还要质问那么多?

我听完了你的所有观点,正准备好好开辩的时候,你让我不要了?

这位施主,素质可真低啊!

姜芷羽不由抿嘴轻笑,她也看过几本佛经,倒是都挺深奥又挺有道理的,但就是历史上的和尚,除了极个别,大多数做的事情都对百姓无益。

也不知道有什么个卵用。

她现在只信奉赵昊给他的那句话:我们大荒人只相信自己,相信耕耘就有收获,朝廷要做的就是保证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只要这样,众生即便有苦也能自己渡,让佛门仙门全都玩泥巴去吧!

虽然她也有点想看赵昊跟法溪辩。

但看他耍无赖把和尚气到,倒也是挺开心的。

她微微一笑:“大师,还是谈正事吧!方才大师五国欲以贸易扼大荒咽喉,不知大师准备如何解大荒之困。”

法溪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了出去,胸闷的感觉才消散了不少。

正事要紧!

他微微一笑:“国债券之事虽惊为天人,却需强大的贸易支撑,若五国皆与荒国断绝贸易,荒国恐难偿还。

然此乃利民之策,贫僧自不会坐视不管。我佛门欲在荒国建造千余座寺庙,所消耗物料极其庞大,足以消化荒国之生产,定能帮两位陛下收回本金。”

听到这话,夫妻俩不由对视了一眼。

他们都没有想到佛门的野心竟然这么庞大。

一座都还没建造,就开始做千座寺庙的美梦了。

如果荒国真被逼到绝路的绝路,没有钱就灭国的那种,赵昊不定真会考虑一下。

毕竟一千多寺庙,消耗的物料相当庞大,的确适合当冤大头。

不过……

赵昊嗤笑了一声:“不必了!荒国的东西不愁卖,大师不必费心了!”

法溪听到这话,不由愣了一下:“如此庞大的物料价值定然不菲,五国一旦断绝贸易,莫非陛下以为荒国百姓就能扛下来?”

赵昊惊了一下。

雾草!

第一波就被他蒙对了?

他笑着摆手:“这个就不劳大师操心了,荒国从古至今从未出现过一座寺庙一座道馆,以后更不会有,如果大师此行只是为了寺庙,那就请回吧!”

法溪只当他是在嘴硬,赶忙道:“但如今荒国陷入危局之中,若国力出问题,必将受到魏国强大的威胁,届时生灵涂炭非吾等愿意看到。

事到如今,贫僧便不瞒陛下了!

就在前几日,魏国道观一位道长推出了炼血之法,以凶兽之血可炼出强身之药,可使人之体魄强横数倍,三年之期到来之前,至少也能炼制二十万剂。

如今魏国皇帝闻荒国女帝新政,已经应允道长入宫,届时便会有二十万虎狼之师兵临西陇关。

若是全盛的荒国尚且能与之一战,若有财政隐忧在内,恐非魏国一合之敌!

如今荒国需要我佛门入驻,建造寺庙之钱财只是其一,佛门协助作战,才是重中之重,还请陛下三思。”

听到这个消息,赵昊终于皱起了眉头。

曹勐这老小子眼光相当毒辣,能从荒国新政中感受到压力,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他也没想到,这压力竟然直接把曹勐压到了宗门那边。

与道门合作,势必给出了足以让道门心动的利益。

不过想来也是,几十年的三线作战,魏国国力肯定亏空得厉害,又做不到像荒国这样光速发展,如果硬拖的确能恢复一些实力。

但只是恢复部分实力远远不够。

二十万剂能把精锐战斗力提升数倍的药,的确足够让他们心动了。

也难怪法溪自信满满地来荒国建寺庙,原来是有外部压力啊。

赵昊虽然也察觉到了危机感,但却仍笑眯眯地打量着法溪:“法溪大师,我有一个问题!”

法溪本能感觉有些不妙。

他是怎么笑得出来的?

荒国局势无比危机,他这个年龄段,心态多强大才能笑得出来?

法溪耐着性子道:“陛下请问!”

赵昊打量着他:“魏国为何选择道门合作,而不是找佛门,据我所知,魏国境内,佛道两家向来都是势均力敌啊!”

法溪深吸一口气:“兽血药虽强,却有悖人伦,非有后之将士不能用,佛门羞与为伍。”

赵昊笑了笑:“翻译翻译,就是佛门拿不出兽血药同级别的东西,争不过道门,所以被排挤出来了对吧?”

法溪:“……”

这位施主话怎么一点艺术性都没有啊!

赵昊撇了撇嘴:“那你们佛门能够给荒国带来什么啊?”

法溪答道:“罗汉炼体功十卷,心法与炼体药材一应俱全,且遣千余名罗汉功圆满的僧人亲自传授。两年之内,可助荒国得不弱于魏国的精锐。”

“哦?”

赵昊抬了抬眼皮,这援助不可谓不丰厚。

除了有些敲骨吸髓,没有什么不好的。

且不一千座寺庙就像一千个毒瘤,这些精锐被你们用佛门心法训练完,那他们是荒国的军队还是佛门的军队?

赵昊嗤笑一声:“不必了,荒国军队向来善战,从不假手于人!”

法溪瞳孔一凝,没想到自己把所有底牌都拿出来了,赵昊竟然还是无动于衷。

他不理解,为什么都这种局面了,赵昊还是一股没由来的自信。

国债券他们拿什么偿还?

魏国精锐他们拿什么对抗?

他知道荒国向来无比排斥宗门,却没想到即便面对亡国风险,还能表现得这么硬气。

真就要气节不要命了?

法溪有些不甘心:“陛下……”

赵昊直接挥手:“大师不必多言,请回吧!”

法溪见赵昊态度坚决,只好告辞离开。

寺庙之事倒也不用急于一时。

现在赵昊陷入了一种盲目的自信中,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那兽血药的可怕。

只要将一剂兽血药摆在他的面前,他自然就会服软。

法溪不知道兽血药怎么制成的,也不可能把药方从道门那么偷出来。

但机缘巧合,他找到了一具试药失败者的尸体,并且取了一些血液验出了不少药用成分,凭借他的造诣,已经基本摸清了方向,唯一困惑的地方,就是兽血的采血手段。

他现在需要去一处凶兽种类极多的地方不停试验。

就选在西陇山脉吧!

只要推出药方,让赵昊看到兽血药的恐怖之处,相信他会回心转意的。

目送法溪离开。

夫妻俩都皱起了眉头。

魏国答应道门了什么条件他们也猜不出来,但以曹勐的性格,定然经过了谨慎的权衡。

足足二十万实力暴涨的精锐,的确有些难应付。

法溪的没错,若荒国的财政没有任何隐忧,的确能够应付,但目前来看只是能够应付而已,除非这兽血药本身就有极大的缺陷,不然打出西陇关难之又难。

只是听法溪的描述,这兽血药除了影响生育,很难再有别的副作用。

不然以佛道两家的仇怨,碰到这种情况肯定往死里黑,不会只用一句“有悖人伦”来解释。

即便真有副作用,也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对手失误上。

何况这一切的一切,前提都是荒国财政不出问题。

赵昊笑着抚平姜芷羽的眉头:“你也不用特别担心,五国那边即便想要扼制我们的贸易,也不可能全部断绝不然对他们也有不少的弊病。

他们不知道我们怎么提升内需,就只会按照各自的想法限制,漏过来的只要不低于两成,我们就能靠内需轻易弥补。

即便低于两成,我也有别的办法。

总之现在就是悄悄发行戏本,先等‘三大件’成为共识,拖一段时间再实行相应政策。

他们晚上会去镇国府,我去卖个惨,忽悠他们一下再。”

姜芷羽勉强笑了笑:“我倒是不担心国债券的问题,有你在再加上我们朝廷的信誉,撑过去应该不难,但兽血药……

我虽然没打过仗,但我知道平均修为只要差半品,就是极大的优势。若差一品,那就是碾压的局势。

若魏国的兽血药真的如同法溪的那般神奇,那……”

赵昊神情也有些凝重,不过还是宽慰道:“这个你也不用特别担心,只要是件事,就势必要有一个过程,只要是过程,就势必需要行动和时间。

这兽血药相当强悍,如果成本很低廉,手法很简单,肯定不会拖到现在才交给魏国。

别魏国了,我特娘的都心动。

就连法溪也三年之期到来之前,道门才能完全交付。

而且二十万剂势必需要海量的凶兽血,血源从哪里来?

外域局势极其复杂,他们恐怕不敢去,即便去了,咱们也能找小妈帮忙,反正妖族跟人族王朝和宗门都不对付。

倒是西陇山脉有一半在魏国疆域内,我这就跟凰禾姐一起去查探。

只要能切断他们的血源,这个威胁就彻底不存在了!”

一番分析,让姜芷羽心中安定了不少。

只不过着不难,想要切断血源却一点也不容易。

毕竟那时定下三年之期,荒魏两国不能以任何形式开战。

若荒国主动挑衅,势必名声尽失,本身就不好的形象又会雪上加霜,一统之路必然举步维艰。

所以即便要切断血源,军队也不能出现。

但如此庞大的西陇山脉,仅靠几个人就能切断血源么?

即使有这个能力,进入魏国疆域之后,对面也能轻易出兵围剿。

这计划,实在难于登天。

赵昊瞅了瞅桌上的奏折:“咱们先把奏折批了,将国债券后面一切的可能都捋清楚之后,我们就回镇国府吧,你也是当了一回工作狂,差点忘记你是家里的女主人了!”

“嗯!”

姜芷羽甜甜一笑,虽然忧患未除,但只要有赵昊在,仿佛一切事情都有主心骨了一般。

……

日落时分。

五国使臣除了魏国以外,所有人都齐聚镇国府。

对于这些兴国之术,他们还是很感兴趣的。

消弭自家百姓对荒国的敌意,就能换一门兴国之术,他们大多都想做这个生意。

时间只要一长,他们有的是机会互通有无。

实在不行打燕国!

燕国那边得到的兴国之术多,而且人还菜,虽然地形不利于攻打,也没有多少油水,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却不曾想,过来签协议的时候,白天还意气风发的赵昊,脸色却非常不好看。

非要要求众人在签署协议的时候,再签一份保证贸易通畅的协议。

众人看得心中直乐,纷纷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倒不是不打算压制了,而是他们签这个根本没用。

商路漕运,这个是官方控制,他们能够保证。

但做不做生意,跟谁做生意,这是民间商号的行为,我们老百姓不愿意买你的东西,你埋怨不了我们吧!

反正从镇国府离开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喜气洋洋。

仿佛酣畅淋漓地把赵昊白嫖了一通。

“我可听,那个琅嬛仙子是你的前妾啊!”

姜芷羽托着腮,似笑非笑地看着赵昊。

赵昊撇了撇嘴:“你瞅你小肚鸡肠的,一点都没有大妇风范。

你以为我纳妾是为了满足自己么?

不!你错了!我完全就是骗婚,拿别的女人的财产养你!”

“好吧……”

姜芷羽点了点头。

对于侯桃桃她并没有太多戒备心理。

这姑娘虽然面容姣好,但身子有些单薄,喂养孩子都有些不足,很难有什么竞争力。

不过她忽然灵光一闪,鬼使神差地问道:“如果纳一个妾,能骗到整个齐国的家产,你会不会纳?”

赵昊:“……”

他神色有些发紧,感觉小狐狸似乎意有所指。

姜芷羽自顾自地问道:“到时候,你该不会因为不想放弃一般的齐国,骗到以后选择不和离吧?”

赵昊:“……”

他大脑飞快运转,神色严肃地批评道:“你好歹也是一国之君,对待国事能不能严肃点?

莫我不会以这么儿戏的态度对待齐国,齐国皇室也不可能这么儿戏地对待百姓,难不成真能把百姓当做嫁妆?

我们要做的是征服,六国一统靠的是天下归心!

还骗婚?

那么多节课为夫白给你上了,真让为夫寒心!”

姜芷羽本能地朝后缩了缩,一时间竟有些看不出他是在转移话题,还是真的发怒。

赵昊趁这机会赶紧道:“时间不早了,明天就要动身去西陇山脉了,我得先把菩提树打包一下。”

完,他一溜烟就跑向了地下密室。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