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修真强少在校园 > 第519章 你这个禽兽!

第519章 你这个禽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三人一起回到家,方诗诗时不时地还神色古怪地瞪唐铮一眼。

天黑了,老爷子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几人一起吃了饭,灵儿就主动帮忙收拾碗筷,方诗诗也不甘落后,在长辈面前,当然不能懒惰。

“小铮,到我屋里来,我有话和你说。”唐大海把孙子叫进了屋,语重心长地说。

“小铮,经历了这次的事,我也知道你的人生注定不会平凡,爷爷许多时候是你的牵挂,所以我还是去乡下找个地方住,这样那些坏人就找不到我,我也就不会拖你的后腿。”

唐铮没料到爷爷会说出这番话,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不假思索地直接否定:“爷爷,我不会让你去乡下,你在常衡住了几十年,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条条街道,一幢幢楼房,你都熟悉了,我怎么可能让你离开常衡?”

“可我的目标太明显了,我没有自保之力,只会成为你的负担。”老爷子苦口婆心地说。

“不,爷爷,你从来都不是我的负担,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之一,没有你,就没有我,我不会让你离开,我要让你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生活,任何人想伤害你,我绝对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说话间,他身上不由自主地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势,这股融合了龙威的气势格外慑人,让老爷子也不禁有一种仰望的冲动。

“我知道你一片孝心,可是……”

唐铮立刻打断:“没有可是。”

见唐铮如此坚决,唐大海无可奈何地长叹口气,算是妥协了,心底却也有些欣慰,孙子从小就懂事,如今长大了,有主见了,同样的孝顺,不像有些人家养了一个白眼狼。

“我被抓的时候,诗诗极力保护我,若不是我连累,她也不会被抓,你以后可一定要好好地待人家。”唐大海叮嘱道。

“我明白。”

“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不太懂,但你要谨记一点,人活一世,不能有愧于心,否则,会被别人戳脊梁骨的呀。”

唐铮重重点头:“爷爷,我会时刻铭记你的教诲。”

唐大海默默孙子的头发,欣慰地笑着点头。

服侍爷爷睡下,唐铮轻手轻脚地关上了房门,却发现方诗诗和灵儿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灵儿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不时向方诗诗提问,对许多事情都充满了好奇心。

“爷爷睡了?”方诗诗回头问。

唐铮坐在她身边,随手搂住了她的腰,她扭了几下,嘀咕道:“灵儿在旁边呢?”

灵儿的注意力在电视上,没有注意到两人的亲密举动。

“没关系。”唐铮打死不动手,方诗诗没有逃脱他的魔爪,也就任由他轻薄了。

两人是久别重逢,又一起经历了生死考验,方诗诗的心神本来就是一直紧绷着,此刻彻底松弛下来,情不自禁地靠在了唐铮的怀里,觉得特别温暖,特别有安感。

耳鬓厮磨,两人的身体都渐渐升温了,方诗诗的呼吸急促起来,脸色绯红,看了旁边浑然不觉的灵儿一眼,羞涩难当。

若不是有这个电灯泡,那他们俩就可以做许多事了。

“我先去睡觉了。”方诗诗的心火被撩拨起来,甚至感觉到唐铮也有了反应,深怕弄出更尴尬的局面,连忙站了起来。

唐铮也强压住心头的旖旎念头,说:“灵儿,你也快进屋去睡觉哦。”

“哦。”灵儿乖巧地站了起来,“主人,灵儿睡了你的床,你谁哪里呀?”

“我就睡沙发。”

“那怎么行?你也来一起睡吧,我看那床挺大的,咱们三个也睡的下。”灵儿天真无邪地说。

唐铮心头咯噔一下,这丫头的提议也太狂野了吧,不过很明显她根本没有那方面的念头。

方诗诗无语地翻了下白眼,剜了唐铮一眼,急忙把灵儿拉进了房间,深怕她又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言论。

唐铮苦笑着摇摇头,躺在沙发上,盖上被子睡了。

迷迷糊糊中,唐铮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左边是方诗诗,右边是灵儿,俩人吐气如兰,就像是水蛇一样缠住了唐铮。

不一会儿,三人就赤诚相见,唐铮迷醉在诱人的妙体之中。

突然,不知道是谁推了他一下,他发现面前的人消失了,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张俏脸凑在他面前。

“你在说什么梦话?”方诗诗问道。

啊!

原来刚才是做梦,那梦也太香-艳了,看着近在咫尺的方诗诗,他不禁有些尴尬。

自己竟然梦到了和她还有灵儿三人大被同眠的场景,这太荒唐了,不过……还挺刺激。

这肯定是白天灵儿试衣服和睡前说的那一番话在他的潜意识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才会做这种梦。

难道我骨子里真的想那样?

唐铮低声咳嗽一声,掩饰住尴尬,迷迷糊糊地说:“没什么,你怎么起来了?”

“我去上洗手间,没事就继续睡吧。”方诗诗走进了洗手间。

唐铮盯着洗手间的门,一点睡意也没有了,耳朵里传来一丝丝细微的流水声,他心中邪火渐渐蹿了起来。

他鬼鬼祟祟地下了沙发,朝洗手间走去,轻轻地扭动门锁,没有反锁,门开了。

“啊!你干什么?”方诗诗惊讶地张大了嘴。

“嘿嘿,我也想方便一下。”

“你快出去,人家裤子还没穿上呢。”

“怕什么,又不是没有看过。”

“流氓,不准胡说。哎呀,你要做什么,不准使坏。”

到手的绵羊的怎么可能跑掉呢,虽然隔墙有耳,可架不住两个年轻人火热的激情。

况且,大半夜都睡着了,唐铮决定铤而走险。

不一会儿,洗手间就响起了细微的喘-息声。

“你这个流氓……坏蛋,尽知道欺负人家……啊……”

许久后,方诗诗才蹑手蹑脚地出了洗手间,脸上是红晕,眼眸如春水,风情无限。

唐铮笑容满面地跟在后面,却遭了方诗诗几个白眼,看着他得意的样子,又使劲地在他腰上掐了几下,娇嗔道:“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情之所至嘛。”唐铮坏笑道。

“幸亏没有被发现,否则你还让我以后怎么见人?”方诗诗埋怨道。

“刚才感觉不错,要不下次我们半夜还在洗手间来一次?”

“滚,流氓!”方诗诗强忍住砰砰的心跳声,快步进了卧室,唐铮则心满意足地躺在沙发上睡了。

翌日,唐铮刚睁开眼,大门就被敲响了。

咚咚咚!

唐铮从沙发上一弹就跳了起来,戒备地冲向了门口,透过猫眼看了一眼,咦,不是敌人,方诗诗的父母来了。

“叔叔,阿姨,早上好。你们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唐铮打开门,好奇地看着二人。

昨天他们回来常衡的时候,打电话通知了他们一下,然后说方诗诗住在他们家。

可佘梦琴昨晚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觉,自己的女儿脱险回来,没有先回自己家,却住到了唐铮家,这叫什么事。

昨天在电话中,她就准备发火的,却被丈夫给拦住了。

可在床上躺了一个晚上,她的怒火越烧越旺,一个大姑娘家还没过门呢,就住到男方家里了,这成何体统?

虽然现在年轻人崇尚自由,而且他们俩在方家也住在一起过,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已经做过了。

佘梦琴也都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可这次不一样了,方诗诗在唐铮家过夜,让唐家的长辈看见了叫什么话,对方会怎么想,岂不是会把自己女儿给看轻了?

她越想越气,因此,大清早就跑过来兴师问罪了。

“我女儿在哪里?”佘梦琴没好奇地问。

“还在睡觉,我去叫她,叔叔,阿姨,先进来坐吧。”唐铮礼貌地招呼道。

方崇国朝唐铮点点头,他比较开明一点,没有妻子这么小题大做,况且,这次再见到唐铮,他发现对方的气质变化很大,无形之中,多了一股威严。

这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身上本不该有的东西。

不过,想一想唐铮的经历和本事,方崇国也就释然了,自己的这个便宜女婿不能用常理来衡量。

“不要你叫,我自己去看。”佘梦琴大步流星地冲向了卧室。

“左边那间。”唐铮提醒道。

嘭!

佘梦琴推开房门,突然停了下来,尖叫了一声,目瞪口呆地盯着床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方崇国见状,连忙冲过去:“梦琴,怎么了?”

“你别过来,去那边。”佘梦琴一把推开丈夫,但看向唐铮的目光已经要喷出火来,一把揪住唐铮的衣服,怒不可遏:“唐铮,原来你是这种人,你这个禽兽,你竟然对我女儿做这种事,我……我要杀了你!”

说罢,猛地抓向唐铮的脸颊。

唐铮吓了一跳,搞什么鬼,我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了,让她这样大动肝火?

他轻巧地闪开佘梦琴的手指,说道:“阿姨,有话好好说,究竟怎么回事?”

“你还好意思说,你这个凑流氓,我真是看错你了,你把我女儿害的好惨。”佘梦琴痛心疾首地控诉道。

不但是唐铮,连方崇国的脸色也变了,她究竟看到了什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