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穿越者退散 > 第二百零九章 无意识的剑气

第二百零九章 无意识的剑气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最快更新穿越者退散最新章节!

“在吗阿雷斯……”

“阿雷斯在吗……”

“本来要传送给新的记忆,但却被那只该死的鸟耽搁了,费了相当大的劲才把它赶走呢……”

“既然现在的精神状态很稳定,这就把关于修炼冥神狂歌行的记忆传送过来吧……”

——————————————————————————————————

朦胧中响起的声音,伴随着巨大的记忆涌进阿雷斯的脑海里。

“爸爸…惊歌杀…怒歌杀……”

沉浸在睡梦里的阿雷斯,像在黑暗中被猛然出现的强光照射般惊醒!

“啊,之前被耽搁了吗?睡觉时精神状态比较稳定,所以是这个时候送过来?像被吓醒一样的难受感觉……”

他摸着滚烫的额头,发现枕头已经被汗水湿透。

这间小小的卧室阴暗而安静,是圣克里斯蒂安家族建造起来的避难所。

莉娜带着阿雷斯,从剑魂大厅出来后,就来到这处避难所暂时住下来。

为了能满足族眷属同时避难的要求,这里的面积广大堪比习武场,单独的卧室足足有上百间那么多。

阿雷斯随便挑了这间卧室,而莉娜现在就睡在旁边的另一间里。

阿雷斯仔细地在脑海里回忆着被传送来的记忆:“还是关于冥神狂歌行的记忆吗…们希望我变强,然后能更快地搜集其他部分?”

他失望地走下床:“但比起剑术,我更希望知道我是谁,从什么地方来,是不是还有父母家人在这世上之类的事情………”

莉娜穿着黑纱睡衣出现在阿雷斯身后,她揉着惺忪的眼睛:“真是的…做了什么噩梦,才会吓得叫爸爸啊?”

阿雷斯回头装作苦笑:“我也不记得是什么梦了……”

莉娜歪着小脑袋,可爱的眼睛盯住阿雷斯:“刚醒来就忘了梦吗?又不是老爷爷,怎么记性这么差———咦?!阿雷斯,是怎么搞的?!”

她忽然跑过来,指着阿雷斯的床:“这上面是剑痕吗?不开心!睡觉就睡觉,干嘛还要破坏这里的床铺啊?”

阿雷斯莫名其妙地指着立在墙角的重剑:“啊?我没有啊?我一直都在睡觉,根本没去碰那柄剑啊?”

但他看到床垫和床框上的痕迹,就很意外也很惊讶地闭上了嘴。

那上面都是很新的痕迹,而且还是锐利的剑痕!

阿雷斯在这里睡着时,床铺还是完好无损的,而且这个密室也不可能有除了他和莉娜之外的第三个人进入。

为什么床铺会被锐利的剑割坏呢?

阿雷斯微微皱着眉毛,垂下头思考着:(难道是惊歌杀和怒歌杀的记忆?让我的身体不自觉地……?但不可能吧…我可是空着手的……)

莉娜在旁边拖着小巧的下巴,用有些犹疑的语气说:“难道是睡觉的时候,身体不自觉地发出了剑气?”

“什么鬼?!身体能发出剑气?!”阿雷斯不禁惊讶地张大眼睛:“我能做到那种事吗!?”

莉娜转着石榴石般的眸子:“指的是空手发出剑气吗?强到一定程度的人都能哦!比如拉格纳大人就可以,他甚至能让剑气扭曲空气,让对方看不清自己的身形呢!”

“无意识中做到的吗?那如果我现在……”

阿雷斯闭上眼睛,伸出并拢的食指和中指,对着空气漫无目的地戳了一下……

“停!”

莉娜突然跳起来,在阿雷斯的膝盖上踢了一脚。

阿雷斯捂着膝盖,呲牙咧嘴地问:“啊!踢我干嘛?”

莉娜掐着腰,瞪了阿雷斯一眼:“可以找时间到训练场去摸索,但别在我这里闹哦!这里是避难密室,不是训练密室,可禁不住的折腾!”

“哦…是我欠考虑……”

阿雷斯伸了个懒腰:“这里看不到外面,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吃了睡眠药后睡到现在,应该是射手座之刻的末尾了!”

莉娜走出阿雷斯的卧室:“等我一下!”

她回到自己卧室,然后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

换上了平时最爱穿的蕾丝边长裙后,莉娜回到阿雷斯面前,在空气中画出一个水**法阵:“洗漱好之后,咱们就直接坐马车去圣马丁家族的宅邸好了!”

魔法阵发着微光,空气里的水汽聚集起来,凝聚成纯净的水球后飘向阿雷斯和莉娜。

“这是什么东…唔…咕噜噜……”

阿雷斯的头被水球罩住,猛烈地旋转洗刷着,因为水球而扭曲的五官看上去很滑稽。

而莉娜则悠然自得地指挥水流,仔细地清洗自己的脸和头发。

不到几秒,两个人的仪表就变得焕然一新。

阿雷斯吐出不小心灌进嘴里的水:“啊,这个还真是方便,魔法阵我一定要记下来!”

莉娜抬起目光笑着说:“我会把记载上级战斗术式的书籍帮找来,不过能消化多少就要看的记忆力了!”

她挥一挥手让水球在空气中散去,然后拉着阿雷斯走出卧室:“好了,现在就直接到圣马丁家族那边去吧!”

阿雷斯翻着白眼:“哼哼!特拉斯那个混蛋…今天可要和他好好聊聊!”

从被设置在魔导办公楼附近的密室出来,阿雷斯扛着他那把大剑和莉娜跑向学院的马厩。

今天的圣御学院比较安静,因为和怀特大战时,破坏的大门、花园、主教学楼都需要重建,加上其他的场地也用来收容袭击时幸存的伤患。

所以莉娜通过奇帕教授下令,圣御学院暂时休学一段时间。

这不但可以让学生们在袭击过后,和彼此担心的家人见面报个平安,也顺便用这个借口关起大门,挡住了那些想来接触阿雷斯的人们。

到了马厩,车夫早就在已经准备妥当的马车上等着了。

而布兰妮则趴在车窗上对他们招手:“阿雷斯~莉娜宝贝~们整整一天都跑去哪过二人世界啦?好羡慕吖~也不带上我,人家超不开心呦!”

莉娜看到布兰妮后有点意外,小声嘀咕着:“啧,原来她在这里守株待兔呢。不过也好……”

她小脸微微泛红,没好气地剜了布兰妮一眼:“最好直接抑郁而死!”

“哇!哇~~~这把剑是怎么回事?”

布兰妮跳下马车,半抢夺式地从阿雷斯手里拿过重剑挥了几下:“嘿啊…好重啊!凭重量就能打破大多数铠甲和防御术式了吧?这真是一柄可怕的重剑啊!”

阿雷斯和莉娜惊讶地对视一眼:“居然拿得动……”

布兰妮骄傲地挺起胸脯:“人家可是神之锤骑士团的副司令啊,不要小看我啊!”

莉娜推着布兰妮:“好了好了,快上车!”

布兰妮举着重剑又挥了几下:“参加舞会干嘛带着这么不方便的东西?”

莉娜更用力地推她:“哎呀!不知道该放在哪,所以就随身带着嘛!”

“哦。”布兰妮把重剑还给阿雷斯,跳上马车拿起一样东西对着他们晃了晃:“们看这个是什么?”

阿雷斯指着布兰妮手里的剑:“啊,花雨血舞!怎么会在手里?”

布兰妮做了个鬼脸,挑逗地说:“把它忘在那间充满回忆的病房里了哦~~所以我就帮拿过来了。”

充满回忆的病房,就是指阿雷斯和变大的莉娜还有布兰妮,挤在一起的那间病房吧?

当时的确是把花雨血舞放在那里了,后来因为急着去圣御骑士团,所以阿雷斯忘了带上它。

阿雷斯接过花雨血舞挂在腰间:“嗯…参加舞会还是这把带在身上比较方便,谢谢了布兰妮!”

布兰妮拖着下巴,用媚惑眼神的声音说:“不用谢,只要别忘了咱们的约定就行~~!”

莉娜捏着小拳头,恶狠狠地盯着布兰妮,但对方就像根本没看见一样发出轻快的笑声。

莉娜娇小的身躯里放射着杀气:“混蛋…早知道就不给吃恢复魔药了!”

布兰妮装出很惊恐的样子:“矮油~为什么要这样说呢?难道后悔没趁着我软弱无力的时候,对我做出一些超越普通友谊的事情吗?莉娜宝贝,有时候的想法,连我都觉得很刺激吖~”

“咔嚓!!”

“喂!别在马车里放雷电术啊?!”

“我要轰醒那颗只知道发情的脑袋!”

“哇!们两个打架咬我干什么?!”

“不开心!还不都是因为!”

“我?我又怎么了??”

就这样,圣克里斯蒂安家族的马车,从车窗里不停地射出五颜六色的魔力波动,飞快地向圣马丁家族的宅邸驶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