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海贼之恋爱系统 > 第224章 晋升中将

第224章 晋升中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罗曼诺夫·诺夏少将,虽升任少将尚未期满一年,但任职期内战功赫赫,威名远播……」

「故经本部最高会议讨论通过,本部元帅空批准2」

「兹委任原本部少将罗曼诺夫·诺夏,晋升为本部中将军衔,调回马林梵多,重新归入本部作战序列,具体职位届时另作安排」

「本任命,自文件下发当日起生效」

「海圆历1502年10月12日」

「元帅空(印章)」

…………

这就升任中将了吗?

读完最后一段后,诺夏将文件重新放回桌上,在沙发椅上坐下,翘起腿,神色有些沉吟不定。

“怎么?”

桃兔瞅着他这副模样,似笑非笑,“明明心底已经乐开花了吧,想笑就尽情咧嘴笑,不用在我面前憋着。”

这个可恶的小混蛋!

明明初次见面时,还只是个新兵,而她那时候就已经是准将了。

可现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过去,居然被这家伙爬到了头上,成了自己的上司?

心高气傲的小兔子,气的牙咬咬,一阵吃味。

但又不想承认,内心最深处的她,其实嫉妒没多少,有的满是对这一纸调令的骄傲——年仅二十岁的本部中将诶!这可是老娘的男人!

“的确是份意外的惊喜。”

诺夏看着她,想了想后,还是开口道,“但我考虑了下后,不太想接受晋升,或许应该联系本部,让他们收回这份……”

“嗯?”

桃兔一惊,立马探出上半身,气呼呼地拧住了他的脸蛋:

“说什么傻话呢!你知不知道,二十岁就成为中将,是多么了不起的成就?翻遍海军历史,可都从来没有你这么年轻的先例!”

“啊,我当然清楚这些。”

诺夏任由桃兔揉捏着自己的脸颊,无奈地道:

“只是……准将,我在新世界那鬼地方呆了快半年,好不容易才回到西海来,这才呆几天?实在是不想离开你啊……”

脸部按摩突然中止了,诺夏奇怪地抬头看了看,只见小兔子别过脸去,白皙清丽的面庞两侧,不知何时染上了一抹嫣红……

许久后,才听到她有些闷闷的声音:

“只……只是因为这个?”

“什么叫只是啊,准将?”

诺夏切了一声,撇撇嘴,“我未来能升任本部中将,那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吗,早一年晚一年,争什么史上最年轻中将之类的……”

“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有这个闲心,我宁愿继续呆在西海第一支部这儿,多陪陪你,和你一起滑滑雪爬爬山,然后每天给你做做早餐啥的……”

“最后一个就没必要了。”

桃兔终于转回脸来,神色已经恢复了平淡自然,“我还想多活几年。”

“……哦。”

诺夏还是觉得有点不甘心,试探道,“其实我这半年来,厨艺真的进步了不少,至少吃完不会拉肚子了……要不,您就再让我试试?”

“试你个大头鬼!”

桃兔忍不住踹了他一脚,然后坐回沙发上,看着满脸无辜的黑发少年,捏着下巴沉吟:

“这件事没什么讨论的必要,本部的破例晋升,是对你的肯定,你尽管接受就好。”

“至于我这边……”

她翻了翻手头的几份文件,“等年后,本部会让我回去叙职,到时候应该会另外安排职位,我到时候尽量争取,还是很有机会,可以继续分配到一个地方的……”

“诶?可以这样吗,那第一支部那边呢?”

“放心,有的是接任的人。本来去年也是因为西海局势不稳定,我们才会被临时派到西海来。”

桃兔抬起头,轻笑了一声,“现在西海露头的海贼,都被你这家伙请了个干净,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什么后起之秀冒头,也用不着继续派驻这么高规格的战力了……”

这话倒也是。

诺夏对此深感赞同,他的实力自然不必多说,而桃兔也同样是远比一般的本部少将强出不少。

新世界与伟大航路才是她该去的地方,长期留在西海,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了,本部也不会这么做。

“那就好,到时候我先走一步,在本部那边等您了,准将。”

诺夏盘算了下日期,“唔……今天是13号,本部没给具体的动身时限,这样好了,我月底前最后一天再走,这样就能空出半个多月时间,多陪陪您了……”

“磨磨蹭蹭的,到时候又要被空元帅怪罪,怎么,我看起来……像是这么需要你陪伴的人吗?”

桃兔皱了皱好看的鼻尖,微微哼了声。

“那我现在就走?”

诺夏看了眼窗外的港口,“加计少将他今天一大早就动身出发了,应该还没走多远,我用月步追过去,应该还能蹭到他的……唔,唔?”

话终究是没有说完。

因为恼羞成怒的小兔子,早已是扑了上来,用冰凉柔软的双唇咬住了他的嘴。

而诺夏先是偷偷看了眼桃兔踮起的脚尖,然后才心满意足,双臂紧紧搂住入怀娇躯,转守为攻,用力回吻了过去……

———————--

海圆历1502年10月中旬。

二十岁的诺夏,成为本部中将的消息,先是在海军体系内部不胫而走。

旋即迅速扩散,相继登上各大报社的头条报端,引得世界范围的舆论又是一阵哗然。

无数民众津津有味地谈论着这件事,罗曼诺夫·诺夏,史上最年轻的本部中将、从精英营毕业还不到两年,长得又帅到没边,光是照片都能让少女们丢了魂……

种种因素叠加起来,使得这一消息,成为了接下来好一段日子里,街头巷尾最为热闹的八卦话题。

“真吵啊……”

东海柴狸岛,老罗曼诺夫上尉好不容易,才又将一批来道贺的同僚袍泽送出门。

等回到客厅后,他点燃雪茄在餐桌前坐下,开始哼哼唧唧地抱怨:

“一群没见过世面的笨蛋,不就是诺夏那小子成了中将嘛,我还以为多大事呢,一大早的就不让人安生,想睡个懒觉都不成……”

“哦?谁昨晚看到报纸,差点没从二楼阳台掉下去?”

厨房传来没好气的讥讽声,刚洗完碗碟的郁金香,还没来得及解开围裙,看见那缭绕的烟雾后,顿时脸色一黑。

“……这是雪茄,不是烟……”

老罗曼诺夫上尉咽了口唾沫,弱弱地道。

“拿来。”

冰冷的声音。

“……这是萨摩上校的贺礼,我自己以前可买不起,这是头一次抽……”老上尉委屈的像个两百来斤的孩子。

“三,二……”

“一!怎么的了,你拿这三数都吓唬我二十几年了!”

老上尉突然挺起胸膛,恶狠狠道,“现在孩子长大出去了,都成了本部中将了,我当父亲的高兴自豪,抽一根庆祝一下又怎么了?”

“真不拿来?”

老男人深深吸了口雪茄,高傲地一甩头,“绝无此种可能!”

一分钟后。

老罗曼诺夫上尉老老实实跪在燧发枪上,头顶肿着三层大包,滋滋往上冒着浓烟。

而郁金香则优雅地坐在沙发前,翻看着昨日早已看过的那份报纸。

“啊啦,真不愧是我儿子,又帅气了好多。”

她对诺夏升官的事似乎毫不在意,只顾看着照片,莞然笑着道,“要是贝尔梅尔看见了这消息,又会开心好几天吧……”

“是啊,可惜贝尔梅尔出去执行任务了。”

跪在枪上的老上尉叹了口气,有些遗憾,“那任务可相当的难,又耗时间,就算再怎么顺利,等她回来,最起码也是十二月份了……啊!你踢我干什么?”

“我允许你乱插嘴了吗?”

无视老男人的惨叫,郁金香缓缓收回脚,又翘起了二郎腿,哼了声,脸上兴致少了许多,“尽说点晦气话。”

———————--

新世界,G1支部。

“已经是中将了吗?”

静静看着清晨时本部传来的通报文件,许久后,赤犬挑起眉头笑了笑,神色倒是有些欣慰,“真是可怕的后辈啊……”

他这个年纪,可还是连海军本部的大门都没踏进过,尚未成为泽法老师的弟子呢。

二十岁的海军本部中将。

还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先后击败了七武海威廉、旱灾杜伽利略,又与卡塔库栗打成平手不分胜负……

赤犬忽然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要是海军能再多几个这样的家伙,这片大海上的海贼又何至于如此肆虐嚣张,他们海军又何必在这个大海贼时代中,疲于奔命,兵力捉襟见肘……

不过。

或许一个也够了?

赤犬双眼眯起,又将目光重新落在文件上,证件照中的诺夏对着镜头笑的温和。

但他却知道,这个看似平易近人的黑发少年,在骨子里却是和他一样的狠角色,对待海贼从来没有心慈手软过……

只要给他足够的成长时间,谁又能预料的到,这个眼下才刚满二十岁的家伙,未来能够取得多大的成就呢?

“我很期待那一天……”

他低沉自语,“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罗曼诺夫·诺夏……”

————————--

乐园,G2支部。

“怎么了这是?”

布玛少将吃完早餐出门时,就看到自己的副手,刚晋升为准将的鬼蜘蛛,正麻木地蹲在那里,手捧报纸,眼光呆滞,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

“看了诺夏先生晋升为中将的消息后,就变成这样了。”

另一位女准将忍不住掩口轻笑,“应该是受打击太严重了吧,好像诺夏中将他还在精英营的时候,鬼蜘蛛他就已经是上校了,两人还切磋过,本来他这阵子一直努力发奋,以为能追上,没想到现在差距反而变得越来越大了……”

“哦?还有这事儿?”布玛少将来了兴趣,“谁赢了?”

“这还用说嘛……”女准将耸耸肩,“肯定是诺夏先生啦。”

“……”鬼蜘蛛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啊呀?我是不是又不小心打击到你了?”

女准将装出吓了一跳的表情,又憋着笑看向布玛少将,哀求道:

“哎,我真是太差劲了……布玛少将,您可是他的顶头上司,快说点什么,安慰下他吧……”

“嗯,放心,这是我应该做的。”

布玛点点头,来到鬼蜘蛛面前,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

“别太放在心上嘛,人和人的差距,天生就是注定的,多往好处想想,别忘了,你也有值得骄傲的地方啊。”

鬼蜘蛛茫然看着她,涣散的瞳孔逐渐有了神采。

还未来得及露出感激之色,就听得布玛又幽幽开口:

“比如说,将来别人谈论起诺夏的时候,你至少还能自豪地挺直胸膛,说自己当初可是被他亲手打败过的嘛……”

鬼蜘蛛气的差点当场生命归还。

而与此同时,相隔数百米外,要塞顶楼的办公室里。

猥琐的黄条纹西装大叔,正别着腿靠在栏杆上,对着手里捏着的报纸发愁。

“真是好可怕呀……”

黄猿揉了揉太阳穴,苦恼道,“才二十岁而已呢,就和老夫一样,成了本部中将,平起平坐了吗……”

可恶啊。

这岂不是说,以后他再也没机会把诺夏拉倒G2支部来,让他担任自己的下属了?

黄猿一阵遗憾。

早知道当初本部举行授衔仪式的时候,自己就该跑过去观礼的,顺带向着泽法老师和空元帅软磨硬泡,怎么也要让这家伙分配过来才行……

-

回过头去。

办公桌上堆叠的一大摞资料文件,正随着海风微微翻动,黄猿挣扎了许久,最后还是一脸便秘地重新坐回到了桌后……

——————--

消息继续满天飞着。

一转眼,就到了十月的月底。

已经拖延了十余天的诺夏,在本部发来第三次催促电话后,终于只能选择动身,与前来送别的桃兔,依依不舍地在港口告别。“再见啦,准将!”

最后一个拥抱后,诺夏展颜哈哈一笑,“别太伤心,也就分别两个月而已,等明年年初,我们在马林梵多再见!”

“……”

桃兔抿了抿嘴,同样点头笑了笑。

二人挥手告别,在无数自发前来送行的海军士兵,与民众们的夹道相送中,诺夏终究还是登上了军舰,在夕阳暮色中远去。

就此,离开了任职正好一年的西海,踏上了前往本部的归途。

(本章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