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主宰漫威 > 三十九章 违背誓言只等闲 只求道人救一命

三十九章 违背誓言只等闲 只求道人救一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太一道人早知东石引人回来,于是遣红麟儿在门口等候。红麟儿见人到了,特意多看了猴子五人几眼,对东石点了点头,转身四平八稳,引着一干人等,穿廊过殿,就到了王宫后苑。

红原牧首等五人紧随东石其后,只道是红麟儿生的威武不凡,不由暗暗打量。这一打量,心头顿时吃了一惊。这头凶兽,分明竟给他们极度危险的感觉,仿佛回头一口,就要吞天噬地!

由是暗道是太一道人座下,便是一头凶兽,也这般强横——能让塞托拉克忌惮的人,果然是非同凡响。

所思间,入了后院拱门,遥遥便见当中亭亭大树之下,一尊道人席地而坐。

红麟儿尾巴甩的如同风车,飞奔上前:“掌教老爷,他们到了。”

这一开口,除了东石,余者几人都吃了一惊。没见过凶兽还能说话的!

也只好归结于太一道人的神奇。

东石几步赶上,躬身一拜:“师父。”

太一道人拍了拍红麟儿脖颈鳞甲,红麟儿乖乖躺下一旁。道人对东石颔首,拂袖示意坐在一旁,这才把目光,落在余者几人身上。

这目光一扫,红原牧首、瘦猴四人皆汗毛耸立,只觉一身里里外外,在这一眼之中,被看的通透,秘密涓滴不存,不由浑身不自在。

好在道人只看了一眼,咄咄目光变得温润如水,淡淡道:“都坐。”

几人不敢怠慢,连忙各自施礼,千奇百怪,或抚胸,或躬身,手忙脚乱一阵,这才在道人面前席地坐下。

道人先没管那红原牧首,却对瘦猴几人道:“贫道使尔等前来,有一事告知。”

三眼几人闻言,各自对视,心头不免忐忑,又惧惮太一道人强横,不好硬气,只好道:“洗耳恭听。”

道人微微颔首,目光突然化作实质,将四人罩在其中:“即日起,尔等皆为我太一教门护法,听贫道号令,辅助东石行事。”

言语淡淡,语气却无可置疑!

四人听的心头登时蹦蹦直跳,不知该作何回答。在道人刀锋般的目光逼视之中,只觉若敢拒绝,生死定然难料。一时间心中后悔,只道是不该听红原牧首激将,这下入了彀中,万万难以善了!

一时间竟恨上了红原牧首。

“应是不应?”

太一道人袖袍鼓荡,声音恍然严厉。

看那模样,怕是一声拒绝,就要狠施辣手!

“遵...遵命...”瘦猴干声答道。

他早为太一道人暗子,眼下见太一道人行事,他面上虽装得像模像样,心里却在欢喜。何也?只因与其他三人许多年的交情,自己却做了暗子,一直心里过意不去。若其他三者也皆被太一道人慑服,那四人便是一般无二,之前纠结,自是烟消云散。

三眼三人见瘦猴这暴脾气竟首先臣服,心里虽然感觉有些诧异,却也齐齐松了口气。那道人给人压力实在太大,竟让人生不起反抗的念头。虽心里大是不愿,可又不敢反抗,生怕遭了灾劫,丢了性命。

而瘦猴这一开口,有了个牵头的,心理上的压力,自然就有了宣泄的地方。虽然仍不言不语,却已默认。

太一微微颔首,敛了威压,又变得云淡风轻,道:“作我教门护法长老,有利无弊,有甚不情愿?连那无血也自服了,尔等又有甚资格不服?”

瘦猴四人一听,愣神间,就见太一道人弹指一划,面前一方圆光术,无血身影显露其中。

就听无血道:“我已作了太一教门护法长老,你们几个跟了我许多年,我也不害你们,若是愿意,与我一道,也作教门护法,若是不愿,我便向掌教至尊讨个情面,放你们离去。”

太一道人直接开口收编几人,而不是先把无血搬出来,自有道人自己的道理。这些人,都是些有能为的,个个桀骜不驯,先搬无血出来,怕是还以为太一道人忌惮他们,须得借无血的虎皮拉拢他们。

自该要先来个下马威,慑服其人,再以无血作榜样,这才是道理。

要收服强大到一定境界的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都是扯淡,拳头大,才是王道。

三眼几人之前被太一道人威压,不敢反抗,但心里未尝愿意。可现在一看,连自家原来的主子无血都服了,一下子心里的一股怨气就散了。

当下都不犹豫,神色一改以往,恭恭敬敬,应诺不提。

说来无血言及向太一道人讨个人情,说若他们不愿,可放他们离去。然则眼下情况,却哪里还有离去的余地?

不说太一道人强横,让人生不起反抗的念头,单单眼下这深红世界的局势,就已容不得他们有另外的选择。

若是离去,难道选择投靠塞托拉克?他们好不容易才脱离傀儡身份,谁还愿意去做那所谓的神血圣骑?

况且大势将至,也不可能安安稳稳藏在一边看戏。不论结局如何,如果他们要中立看戏,最后胜出的一方,也容不得这些游离在外的不稳定因素,必定要清洗。

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塞托拉克,要么太一道人。

而无血的臣服,自然让他们更倾向于太一道人,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由是太一教门便又多出三尊近乎返虚的护法长老,自又是力量大涨,是件好事。

一旁红原牧首看的分明,心里突然生起别样念头来。他之前只要保命并脱离这个旋涡,现在看来,似乎又多了一个选择!

那太一道人虽然先是威迫,可几人臣服之后,也没见施展什么手段将其控制,这最是让红原牧首心动。

他自不知晓,不是不控制,只是还没来得及施展。

像收服这种野路子护法,前期必然要有一个控制手段,毕竟不可能一收服就心意,没有二心。否则一旦有变,这些家伙从教门内部炸开,导致的后果,比及外部威胁,还要更大。

解决了三眼四人的事,太一道人散去圆光术,这才看向红原牧首,道:“你所求者,贫道业已知之。你为人虽令贫道不齿,可毕竟所作所为,于贫道有益。你既想脱离塞托拉克掌控,贫道也自成了你。”

听闻此言,红原牧首虽心头略略有些愧意,却眨眼就被激动冲的烟消云散。较之于渴望已久的自由,对塞托拉克那点愧意,就什么也不是了。

道:“万分感激!”

道人摇头失笑:“各取所需罢了。你也勿须感激,你要求得贫道不与尔等计较,自要付出一些代价。”

“这是自然。”红原牧首恭敬道:“您只管吩咐便是。”

太一道人微微一笑,斟酌片刻道:“倒也没有什么可吩咐的。以塞托拉克的能为,尔等除非在贫道身边,否则一干作为,皆在他眼皮子底下,没有隐秘可言,就算有事,我如何吩咐你们去做?岂非贫道作为,皆被塞托拉克所知?你等十三人,只要不助纣为虐,襄助塞托拉克与我为敌,便是对贫道最大的帮助。”

顿了顿,道人似乎斟酌片刻,道:“既要离去,便早些离去罢,早早脱离了这摊浑水,免得最后落个不得好死。”

红原牧首听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得了太一道人承诺,至少少了一个大敌,一时间轻松不少。

不过却犹豫道:“好教您知晓,我虽听塞托拉克说过多元宇宙之事,可并不知晓如何离开深红世界...”他顿了顿,又补充一句:“我曾到世界边缘去过,看到宇宙晶壁,实在坚固无比。”

“宇宙胎膜自然坚固无比,便是塞托拉克盛之时,若无通道,也去不得多元宇宙。”太一道人淡淡一笑,转言道:“也罢,既已应了尔所求,告知你去路也是无妨。”

由是弹指射出一缕灵光,不等红原牧首反应,便打入他眉心之中。红原牧首先是一惊,随之察觉到脑中信息,细细一体会,心头不由大喜过望,于是连连道谢。

太一道人摇了摇头,似乎好心道:“这去路你已知晓,然则贫道还要提醒一句——塞托拉克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尔等背叛了他,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他仍掌握此界过半权柄,些许法则誓言,自能动用世界权柄予以抵消,你等须得小心喽。”

像世界之主这等权柄位格,自有一些特权。譬如法则誓言,在某种程度上,便能以世界权柄抵消。

尤其这所谓十三牧首与塞托拉克之间,立誓双方,根本不平等。杀了他们,虽然也会受到反噬,但反噬之力较小。唯有与塞托拉克力量等级或者权柄位格等级平等或者更高的人,相互发下誓言,才更加难以抵消。

这等规则,连太一道人也是在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世界权柄之后,才知道的隐秘。早前他也自以为只要对天发誓,杜绝言语漏洞,便能高枕无忧。现在才晓得是如何的孤陋寡闻。前时想起当初与太冥圣母初见之时的举动,就觉得心中臊然。也亏得那太冥圣母没有在意,否则以其先天死神、本源合于宇宙的身份,与区区当时不过化神境界的太一道人之间的誓言,随便反悔又能如何?

红原牧首闻言,脸色登时就是一变。虽然早前东石也提过这个问题,可东石与太一道人自不能相提并论。

东石口中的话,他可以不信。但太一道人口中话,却由不得他不信!

一时间方寸大乱,只道是自己跟了塞托拉克这么多年,却不尽知世界权柄的用途,不由连连暗道失算。

如果太一道人所言成真,他这一动,怕是就要被塞托拉克堵住,剥夺了本源力量,翻掌就要被杀。

红原牧首面色变幻,思来想去,却不得要领,忽然看到太一道人似笑非笑的面容,不由心头一动,直接拜倒在地:“求道人救我一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