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主宰漫威 > 四十四章 失算计装不得糊涂 恼怒中皆化为飞灰

四十四章 失算计装不得糊涂 恼怒中皆化为飞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粒÷网.,

金、紧、禁,三箍咒法,金箍咒专破肉身,禁箍咒擅灭元神,唯有这紧箍咒,才是制人之法。

便譬如那无法无天的猴子,受了一道紧箍咒,也只得老老实实护法取经,不敢有半分懈怠。须知那可是证了天人的仙家。

无血为太一道人所服,连吃了几次败仗,心头算计之下,投入太一道人门中,可毕竟平素来自持身份,还有些傲气。

硬刀硬枪的斗法,他不怕,吃了败仗也无所谓。但这紧箍咒之下,可端端是折磨人。任凭你铁打的汉子,一通咒法下来,那销魂的滋味,实在是不想再体会哪怕一秒。

度日如年都无法用来形容咒法爆发时的那种煎熬!

他几乎以为会被折磨致死,终归太一道人觉得他有些能为,不算是蝼蚁,好歹还有用处。眼看差不多了,这才停了咒法。

风箱般的粗气从一团烂泥里传出,无血已经精疲力尽。

他心中这时才有机会生出后悔之意——早知就不擅自乱来,这滋味,实在太难过,说是生不如死,一点都不夸张。

他忽然觉得,太一道人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也好,能够彻底灭杀他的钉头七箭也罢,比之这紧箍咒法,却难及万一。

太一道人一旁已是看的分明。那无血疲敝的眼神里,曾经有过的一抹傲气,大略已被打散的差不多了。

不由暗赞这紧箍咒法果然好用,专断人脊梁骨!

不过折服区区一个无血,对太一道人而言分明不是眼下最要紧的事。道人虽图谋此界,可并不想凭现在这等修为就与某些黑手产生直接因果。黑手那等层次,还远远不是太一道人如今能够企及的。

可事实摆在眼前。虽然动手的,只是不入太一道人法眼、并为塞托拉克憎恶的十三个悖逆,道人本身并未亲自下场。但有两件事,太一道人却否认不得。

一则是鸿蒙造化图。此宝为道人所有,怎么也推脱不得。

二则十三牧首杀伐教首之事,其名义源自太一道人。

道人心思转动间,只道自己失算。万万不曾料到,那等级数的人物竟直接插手此界生灵信仰。没料到血色神教供奉信仰的,竟不是塞托拉克。没料到信仰之事,还能移花接木。更加没有料到,原以为是塞托拉克靠山的人物,竟与塞托拉克关系如此复杂。

太一道人心中不由连连叹息。

仙家级数的人物,其心思深远,不到同等层次根本无法推测。实不知道此番扯开遮羞幕布,会引起怎样的后果,也一时间不知该作何计较,以免事态脱离掌控。

他盘膝静坐,凝眉深思,万般思绪,千般计较,却是一团乱麻,难以抓住头尾。

此间事,事已至此。由头而来,细细一想,实则与那人之间的因果,已是不可避免。那人藏在背后,却安插一个教首行移花接木之事攫取信仰,可见其对生灵信仰的重视。而太一道人在背后做推手,推翻了血色神教,断了他信仰,已是与那人结下了深重因果。

因此,眼下这件事,结合如今所知状况来看,不过是扯开了一层遮面的幕布,并非引发因果的关键。因果,早已引发。

由是眼下这场斗法,太一道人并不在乎血色教首的生死,怕是背后那人,也不会在乎这等蝼蚁的生死。太一道人真正在乎的,是自己失算。本不想此时恶了那人,也信心满满,认为所作所为,当不会触其片甲,却竟不知自立意图谋此界,便就已触动其利益。

这深红世界,一方中千,虽人道不盛,可也有数十亿生灵。数十亿生灵的信仰,对修士而言,只是红尘香火,不但没有好处,反而污染元神,是大害之物。可对走神道信仰路子的神灵而言,却是绝好的滋补。

若寻常人物,有数十亿生灵信仰,得其法,便能汇聚信仰之力,凝聚神格,有六成把握成就堪比天仙的神灵。

更何况信仰之为物,并非一波走,可持续利用。这数十亿生灵,一直发展下去,一年、十年、百年,乃至于十万年供奉的信仰,是何等庞大,就可想而知了。

太一道人想通此节,眼皮跳动如坐针毡。仿佛有一双眼睛,正隔着无尽时空,狠狠的瞪着他,将会在某一恰当时间,一指头从天而降,把他碾死!

而这双眼睛,其实早就盯着他,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罢了。如今真相渐明,迷雾消散,他才恍然有所察觉。

太一道人眉头紧皱,若早知此界信仰已被那等人物纳入囊中,他就不打这深红世界的主意了!

只是,唉...

太一道人心头一叹,不由取下腰间一枚配饰,眼睛眯成一条缝,细细打量着这枚配饰,低声自语道:“圣母啊圣母,你却是怎个想法,竟不告知此中关要...”

太一道人不信,这深红世界的一些奥妙,太冥圣母会不知道。但来之前,圣母的确未曾言明,这又是怎样一个意思?

不过眼下深红世界之事,已然脱离掌控,不想做的,已成为事实。而要摆脱其中危机,唯一的依仗,也只有太冥圣母了。

一时间,道人心绪复杂,不知作何思虑。

良久,道人镇住心神,眼中闪过一缕骇然的寒光:“事已至此,一不做二不休,刀山火海,贫道也不裹足!”

他长身而起,大袖一拂,面前空间裂开,抬步一跨,走入其中。

唯留下无血静静躺在地上,脸上神色疲敝漠然。

太一道人脚踏虚空,化身流光,几个呼吸就到了虚空伸出。无血分身此时神色晦暗,其本尊生受了一通紧箍咒法,分身也自好不到哪里去,正瘫软一旁,呼呼喘气。

红麟儿不知无血分身为何如此,正围着他转,一句句好奇的问询。

却恍然间,太一道人就到了两者身旁。

红麟儿见自家掌教老爷突然到了,心里不作他想,只是高兴欢喜,连忙跑来,绕着转。

太一道人不理会,拂袖将它甩在一般。却信手一拿,将鸿蒙造化图并太一宝印拿在掌中。

同时抬头望向虚空,喝道:“塞托拉克,你此番算计,贫道生受了。这一干人等,贫道都为你料理了便是。不过这世界权柄...”

“我自一言九鼎。”塞托拉克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说予了你,便予了你。”

“嘿,”道人闻言,冷笑一声:“便是你不愿,贫道又岂会惧你?”

塞托拉克杳无声息,也不知已是离去,还是仍藏在暗处观摩。

太一也不在意,收回目光,一手摘下宝印,一手持了鸿蒙造化图一条卷轴,双目微微一眯,嘿然清叱一声,法力涌动,道妙纷纷,虚空中隐约有天花乱坠之象!

就见道人持着宝图,轻轻便是一抖。

这一抖,那宝图之中,便是天翻地覆。一切虚无,复归混沌,随即阴阳显化,四象衍生,开天辟地伟力顿生!

其中便仿佛一方宇宙大磨,伟力一搅,就见十三点红光纷纷飞灰了去,惟余下一点炽白,仍在挣扎!

太一道人将鸿蒙造化图拿到眼前,细细一看,嘿嘿冷笑一声,信手便将太一宝印投入其中!

那宝印入了宝图,恍然化作一方撑天大印,遮天蔽日覆压下去,只一碾,仿佛听到啵的一声,那点炽白登时熄灭。

道人这才一招手,将宝印召回,却忽然轻咦一声,便见一点明光在宝图中冲撞,那模样竟似要冲出来。

太一道人眉头凝住,神念一动,宝图中突然升起一株参天灵根,血红血红,射出条条瑞气,万道霞光,化作一张大网,将那点明光团团罩住,收缩回去,在灵根树冠上,便仿佛挂了一个明晃晃的果子。

再细细一看,分明便是一部书籍模样的宝物。

太一道人卷起宝图,置于袖中,又收了宝印,口里微微一叹。

眼前事,似乎已了,可接下来,却要大难临头哇!

他不由得抬头望了望虚空至高处,似乎下一瞬便有一根手指,从天而降。

整了整精神,道人一袖子顺带将无血分身与红麟儿一并收了,转身裂了虚空,回了主物质大陆。

...

浩瀚神威中昏黄之色愈发浓重宫殿里,一尊虚影坐在一具身长万里的神躯之上,双目透过虚空,仿佛将一切都纳入眼帘。

这是塞托拉克的老巢,真身所在。

那具真身,万里长大,却周身上下迷蒙着一层昏黄昏黄的精纯魔炁,坚固无比的肉壳上因魔炁交织出一道道诡丽的纹路。

伟岸的神躯时时抽搐,肢体末端在魔炁的侵蚀之中,已有虚化的迹象。种种状况无不表明,塞托拉克真身状态愈发恶略。

塞托拉克的念头投影就坐在那神躯宽广的额头上,似丁点也不在意,竟在轻笑:“呵呵...”

仿佛心情很是舒爽,连带神躯境况恶化,也影响不到他的心绪——这太一道人,的的确确,就如同无血所言,对他来说是个恰到好处的人物:“如今我使你揭开了这层窗纱,直面他,你又该怎么做?不过,既有疯婆子撑腰,想必也无大碍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