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诗道无界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是不是他

正文 第六十三章 是不是他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兄弟们!”

黄巢等人往大部队逃跑的方向追出不到十里地,然后愣在了原地,开始恸哭。

这是一片小丘陵,不,不是丘陵,这里是一片平平的草地,逃走的一两千名老弱病残者全部倒在了这个地方,有的人脑袋已经没有了,变成了无头尸体,还有些人的胸口被掏出一个血洞,里面的心脏已经消失了,他们全部都睡着了,永远地睡在了异乡的土壤之上。而上千具尸体堆叠在一团,硬生生在草地之上堆起了一座丘陵。

“兄弟们,是我对不住你们啊!”

黄巢不断地自责着,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想要救他们,让他们先走,却反而害死了所有人,若是他们没有先走,说不定等到神秘人搭救他们,所有人都不用死了,至少不会全部死光。

几百名年轻人也都沉默着,一个个原本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当初在矿山之中受尽非人的折磨,都不曾落下一滴眼泪,而这一次所有人都忍不住了,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滴在这片被血水浸泡的土壤之上。所有人好不容易才从地狱般的矿山之中逃出生天,还没有喘一口气,还来不及享受自由的时光,便死在了这里。

“大哥,这不怪你,这笔账应该算在吕家的头上!”

“对!”

众人纷纷附和,从进入矿山,到这一天的逃亡之路,这一切都是吕家所为。

“吕家的那条老狗,有朝一日,我黄巢必将手刃之,将其烘烤,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黄巢心中愤懑不已,将手中的朴刀重重扔出,朴刀插在一颗一抱之粗的树干之上,树干当场炸成了两半,黄巢仰天长叹,发下血誓。

黄巢心中怒火难平,他不仅恨吕家,他更加恨李氏皇室,这是李家的天下,可是却任由吕家草菅人命,不曾关注过他们这些贫苦百姓的死活。

“兄弟们,有一件事情你们可敢同我一起干?”

黄巢跳上一块巨石之上,面对众人,喊道。

“大哥请说,纵然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们也绝不皱眉!”

黄巢满意地看着这些兄弟,虽说其余兄弟都死了,可是剩下的这些兄弟才是真正的精英,若是自己要做一番大事,正需要人才,而这些兄弟就是他的本钱。

“当今天下,动荡不安,朝廷之上,奸臣当道,昏君无能,祸国误民,诸君可敢同我揭竿而起,建立一番自己的大业?”

黄巢振臂高呼,此时此刻,叛逆的种子在他的心中彻底种下,从此便走向一条不归路。

“愿往之!”

所有的兄弟都挥舞着手臂,表达着对黄巢的支持,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当底层人民被欺压到连最基本的生存都做不到的时候,那么看似再弱小的群体,也会从蜿蜒小溪化作滔天巨浪。

黄巢马上将所有人点了一遍,发现一共有两百二十八人,其中大部分都是秀才文位的读书人,还有少数人是举人,这才是真正的精英,而黄巢自身则不是读书人,而是专门练刀法的,如今已经是刀界三重巅峰,甚至都能和普通贡士一较高下。

最终,在所有人共同商议下,大家都觉得现在实力还是太单薄了,众人决定到曹州冤屈去打拼,贩卖私盐,集聚力量,他日再图大业。

此时李白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铺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而且整个碉堡之中鼾声四起,如同打雷一般,而李白的左边床铺便是黑子,他的鼾声最吓人,恐怕连隔壁碉堡都可以听到,李白不得不用元气将自己的双耳堵住。李白有些佩服黑子,心真是大,屁股挨了一百杖的狼牙棒,都肿起来了,不得不趴在床上,可是还是睡得很香。

“算了,出去走走吧。”

李白实在是睡不着,穿上了自己的铠甲,走到碉堡的出口处。此时自己队伍中的一名士兵正在守夜,人坐在地上,靠着墙壁,不过头如小鸡啄米一般,不断地低下又抬起来,强行撑着,毕竟自己一人可关乎着一百来号人的安全,再困也不敢睡。

李白看着这一幕,有些无言,觉得这士兵实在是太难熬了,听着别人打着鼾,自己还要在这守夜,任谁也克制不住自己啊。

“你叫什么名字?”

李白压低了声音问道。

“嗯?谁?伍长好!”

那名士兵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发现是李白,忙站了起来,挺得笔直,让自己显得精神些。

“好了,小声点,你叫什么名字?”

李白问道。

“大家都叫我小德子。”

那士兵不还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回答道。

“你先回去睡会吧,我帮你守夜。”

“那怎么行?”

小德子听到李白的话,吓得一个激灵,甚至觉得自己刚刚有些昏昏欲睡,被伍长发现,伍长现在是不是在生自己气呢。

“小德子听令!”

李白正色道。

“在!”

“给老子滚回去睡觉!”

“是!”

小德子这才慢慢往碉堡里面挪动着脚步,时不时还回过头看看李白,见李白没有再看他,这才放心地走到自己床便,倒下就睡。

李白看着倒下就睡得直打鼾的小德子,忍不住笑了笑,这家伙就是个欠骂的主,自己好声好气让他回去,他还以为是自己对他发脾气呢,自己吓唬吓唬他,反而马上老实了。

“哎,我也来坐会。”

李白坐在了小德子刚刚坐的地方,也背靠着墙壁,如今静下来,他再次想到了吕正那恶心的嘴脸,转而又想到了黄巢,如今黄巢同安禄山都已经出来了,不知道以后的天下还能太平多久。

李白爬出地洞,看着外面的星空,忍不住有些怅然,如今整个大唐,几处边关都有些不安定,尤其是山海关已经开始大战了,李白一向喜欢历史等文科类的学科,是一名被理科耽搁的文科男,他也读了不少历史类的书籍,而且特别爱看百家讲坛。一系列历史的发展都是有规律的,一旦一个国家开始被侵略,边关战事连连,若是长期下去,其内部的矛盾也终将爆发,从而演变成内忧外患,尤其是大唐对于底层人民的态度不太好,阶级分化严重,当内忧也爆发,整个底层阶级的人民,也就是那些贫苦的农家子弟们,终究会不堪重负,从而走上造反的道路。前世的历朝历代,在朝代更迭的过程中,最开始揭竿而起的,往往都是底层农民,因为他们受到的压迫最为严重,而且他们的基数最为庞大。而大唐盛世之中,农村贫寒家庭出身的读书人也是最多的,而他们在仕途中受到的不公正对待也是最多的。

“有朝一日,若是爆发内战,我应当如何抉择?”

李白有些难以抉择,他知道朝代更迭是历史潮流,可是不管是前世从小接受的教育,还是今世读的圣贤书,都是要爱国。

“不管了,等到那一天再说吧。”

李白继续看着星空,不知为何,自己的脑海之中竟然突然浮现出陈思存的身影。

我是怎么了?李白甩了甩头,感觉有些奇怪,我不会喜欢上她了吧?屁!她那么凶,我怎么可能喜欢上她呢?好吧,好像是真的有那么一点点。

“噌!”

就在李白思绪万千的时候,腰间的杏牌突然发光了,李白忙取了出来,是陈老发来的讯息,李白一个激灵,将心绪都收了回来,他知道陈老若是没有大事,是绝对不会给自己发消息的。

李白看向杏牌,飞快地读完陈老发来的讯息,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陈老传来讯息,在傍晚的时候,陈府遭到了神秘人的进攻,那些人都身着黑袍,看不清面目,他们的目标似乎是陈思存和李白的父母,那时候陈思存正陪着李白的父母在后花园散步,五名黑袍人直接从空中飞向他们,多亏在后花园负责安防的一位贡士看到了,忙将三人救下,可是那名贡士却被一名黑袍人的武器打中,整个头都被扯了下来,手段极其残忍。其他的贡士护卫们也都赶到了,可是却也无法阻止那五人,还好在关键时刻陈老按照李白所说的方法,将四具机关兽启动,这才让那五人有些忌惮,退走了。陈思存一直不让大家给李白说,害怕李白会分心,而陈老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告诉李白这件事。

“吕家?!”

李白愤怒着,连元气都有些失控,冲击着自己的铠甲,噌噌作响,可以确定,那些黑衣人绝对实力强劲,一击便杀死贡士,连机关兽也不能留下他们,证明了他们的实力绝对是进士级别的,这一次还好,没有让他们得手,不过谁知道他们一定只有五个人呢?万一下次出动更多,或者出动更强者呢?那后果不堪设想!

“吕家这是要彻底撕破脸皮么?”

李白觉得这也不像是吕家的作风,吕家虽然行事有些跋扈,但是分寸还是有的,如今陈太尉还有自己的老师都在一线阻击虎族,他们应该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讳来陈府闹事。可是不管是谁,李白都觉得自己有必要做一些事情了。

李白想了想,又给工阁阁主发了一条讯息,请他出面再调动五具进士级别的机关兽来镇守陈府,他相信有九具机关兽应该差不多了,他可不敢让外面的进士读书人驻守陈府,因为他不放心,万一是有异心的人混了进去,那简直就是引狼入室。

“感觉还是不太够。”

李白又想到了,对方既然能一次性出动五名进士,就算是有儒林郎级别的强者,那也是见怪不怪了,到时候若是突然出手,恐怕机关兽都还没有开启,人已经被抓走了。最终,李白还是联络上了林惊雷,对于这名前辈,自己还是很相信的,而且很感激他,林惊雷已经帮过自己不少忙,若不是情况紧急,李白也不会再去麻烦他。

很快,两人都回复了李白,林惊雷表示,不管是同李白的交情,还是因为他十分钦佩陈太尉,他都会去陈府驻守,直到李白回来为止。而工阁阁主更是霸气,大手一挥,五具机关兽太少了,多调派了十一具,这样,整个陈府便有二十具机关兽镇守,可以说是真正的铜墙铁壁。

李白笑了笑,这工阁阁主还真是舍得,看来火车铁轨已经在建造的过程中了,他承了李白太大的恩情,越是像这种大人物,越是不想欠别人人情,所以尽可能的满足李白的条件。

李白想了想,又给陈老传信,让他不要让陈太尉还有自己老师知道这件事,他们正在前线,此时最不能分心而且他也想让老师看看,自己的徒弟已经长大了,已经有一些自己的能量,再也不用老师在前面遮风挡雨,自己终究可以独当一面了。

而此时在山海关之上,陈文茵有些震怒,李白不知道,陈老固然没有告诉陈文茵他们这件事,可是陈太尉有分身在陈府啊,所以这些事情完全逃不过他的眼睛。

“不知道是谁在针对我们陈家。”

陈卿青开口道,就算是这样了,他始终很平静,因为他有分身在陈府,所以并不太担心陈府的安全,可是还是有些疑惑。

“看来是他要出手了,这么多年了,终究要忍不住了么?”

陈文茵冷笑道。

“不管是不是他,谁敢动我们陈家,是龙我们也能屠了!”

陈卿青霸气道,然后突然眼睛微眯,而后双眼发亮,哈哈大笑。

“文茵啊,你找的这个徒弟还真不错!”

陈文茵却满头雾水,李白又做了什么?

“我的分身刚刚看见,工阁的墨老头亲自送了十六具进士机关兽来。”

陈文茵听完,也有些心惊,他只知道工阁阁主曾经亲自来请过李白,至于李白和他之间有什么交集却是不知道,看来李白帮了工阁大忙。而陈卿青之后的一句话,则让陈文茵仰天大笑。

“林惊雷那个小家伙也在到陈府了,并且准备常驻。”

“林老头啊,你这么个倔脾气,还是被我徒弟给降服了,哈哈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